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2 爸媽在樓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從小,他們就都是在一起的。從小父母雙亡,他們一起進入孤兒院,後來,她先被現在的父母領養,搬去英國。
    雖然和親生哥哥分別,但兩人一直保持書信和電話聯絡,因此她一直以為,哥哥若暮還是以前那個寵她、任她為所欲為的溫柔兄長。
    昨晚,是養父養母的第二十年結婚紀念日,也是若曉的十七歲生日,她和她雙親特地從英國來香港,在酒店裡的法國餐廳開包廂慶祝。
    英中混血的母親在從英國來時,就已告訴她,會送她一個非常棒的禮物。
    而她萬萬想不到禮物,竟然是她的哥哥,若暮。
    「從今天開始,泰伊絲妳就多了個哥哥囉。」母親溫柔地喚著若曉的英文名字,那同時也是他們死去孩子的名字。
    分別將近十年,當父母告訴她,若暮也將正式過繼給他們,成為她法律和實質上哥哥時,她高興之餘,又多了絲憂慮。
    總覺得有些陌生…
    但若暮溫柔地對她笑著,又立刻瓦解她本來就不太擅長疑心的懷疑。若暮迅速且圓滑地立刻融入這個家庭。快到連若曉都忍不住暗自吃驚,他似乎很擅長討他人歡心。這和記憶中的他,似乎不太一樣了。
    他們臉仍是相同,但沒有小時候那樣,令人完全分辨不出了。
    想到這裡,若曉不禁有些隱約的失落。
    7/4/2012   HK   B酒樓21樓
    結束完晚餐後,她仰躺在那張寬大到足以容納五個成人並肩躺下的象牙白大床上,一片凌亂,嘴還嘟嚷著些夢話:「紅酒配奶油蛋糕……bravo……」
    剛才她父親興致一來,竟忽略若曉根本尚未成年,硬是猛倒著那瓶年份產地上等的昂貴紅酒給她,害她喝了幾杯後,到最後根本意識不清。
    床邊的若暮冷冷地仰望著她,嘴角毫無笑容。他豺狼似的盯著床上的妹妹,慢慢地伸出手,不疾不徐地解開她的扣子,她只穿著簡單的白襯衫,素色西裝及膝裙。毫無阻礙下,若曉的衣領敞開,露出裡頭粉紅色的小可愛。
    若暮淡然地看著,看不出任何情緒。他伸出修長的食指,輕輕地劃過若曉的鎖骨,來來回回,迂迂迴迴。像小孩在塗鴉般專注,被這樣一撫摸,若曉迷迷糊糊地睜開眼。
    「……哥哥?」她因酒醉而泛紅的臉頰漾起淺淺的酒窩「在幹嘛?」
    當她睜開眼,就看見一片黑暗中,若暮正替自己解衣扣。她以為他是嫌自己沒換衣服就睡髒,好心在幫她換衣服罷了。
    見她醒了,若暮闇眼微微一沉,但他卻什麼也沒說,只是看著她,早已過了變聲期的嗓音卻低沉沙啞不已:「……爸媽在樓上。」
    嗯,這個不要說她也知道。若曉和養父母住在閣樓式的四人房,而若暮則住在隔壁雙人房。她不懂,哥哥忽然跟她提醒這個做什麼?還有,他為什麼要半夜溜進她房間?
    直到他面無表情地低頭吻住了她。
    若暮雙唇滾燙地簡直像在燃燒,忽然落下的唇,緊緊地鉗住曉還在嚶嚀的小嘴,用力地吸允著,光滑的舌頭也在此時,探進曉還帶點奶油香味的口中,霸道地大肆侵略著。
    他身子順勢壓上,覆蓋住她嬌小的身子,兩隻有力的手掌,也在此時緊捉住曉的正推著他的小手,反扣在床上。
    若曉嚇地瞪大雙眼,細微地發出一聲嗚耶,卻也顧忌樓上的父母,不敢有太大的動作。
    她掙扎著,試著掙扎起身,但暮冷笑著,一把將她反壓在床上,手被壓在臉兩旁,動彈不得。
    若曉想說話,話語卻早在出口的同時,就被他舌頭纏繞住而破碎,唾液在彼此口中交融,只剩喘息聲,在黑暗中蔓延。
    當那足以融化一切的漫長深吻,總算結束,暮悄悄地將唇探向差點窒息,正不停大口喘著氣的若曉耳畔,嘸出的氣息噴在她敏感的頸子上,惹得她輕顫:「這是妳欠我的。」
    他帶著惡魔似的殘酷笑容,滿意地盯著幾乎要哭出來了的若曉。然後抱起不停顫抖著的她,緩緩地下了床。
    若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甚至也因此忘記要反抗,若暮把她帶到隔壁房間,只差一號,她父母替若暮訂的房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