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1 洋娃娃似的她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若曉坐在椅子上,嘴裡還咬著半口糕點,差點噎住。
    「你說我和其他女人一樣?」天啊,真要命。
    她頓時無語,以複雜的眼神抬起頭來,狠狠瞪了眼笑得自在的若暮一眼,其中含蓋了懊惱、恨、同情和關懷,如此近的彼此,心卻離得如此遙遠。
    「……多久了?」
    「什麼?」
    「你當那些女人的……」她艱難地頓了頓,斟酌著詞語的選擇「戀人,有多久了?現在還才持續嗎?」
    「戀人?妳不如直接說妓男還比較正確呢。」
    若曉手啪地敲在桌上:「不要這樣污辱你自己。那些人……一直是這樣對你的?」
    若暮瞥開臉,哼了一聲:「國中開始,怎麼,妳現在是假裝開始關心我了?」
    「現在……還有嗎?」她小心翼翼地開口,表情非常為難,甚至帶點難為情。
    「升到高中就暫時停止了。」因為發生了點事,但他選擇省略。
    若曉扁嘴嘆了口氣,用手抓起司康餅塞進嘴裡,拿起紅茶用力灌了一口。她真的搞不懂自己哥哥的想法,但無論如何,都給救他。
    雖說具體而言要怎麼救、要用什麼辦法,老實說她根本毫無頭緒。不過既然有了目的,多少讓她慌亂的心穩定下來,當下她便決定先好好吃完這頓午茶,補充力氣為當務之急。
    看她忽然鬆了口氣似的開始囫圇吞棗,若暮沉眼微瞇,似乎想從她臉上看出她的想法。若曉一手拿起根酥條,另隻手半遮著臉,拚命嚼著:「那麼,你會搬來英國和我們一起住嗎?」
    「妳父母沒跟妳說嗎?」
    「蛤?」
    五十分鐘後,若曉才了解若暮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。那對羨煞旁人的夫妻總算心滿意足地談夠了戀愛,興高采烈地來找他們。若曉原本鬆了口氣,因為終於不用再被若暮像盯著獵物看似的眼神給監控著。結果他們在吃晚餐時,養父母竟又拋了顆炸彈給她:「泰伊絲,驚喜喔!我跟妳爹地決定要搬來亞洲住上一陣子了。」
    「啊?」若曉一不小心,差點把正在喝的雜果賓治給噴出來。
    「妳還好吧?」若暮溫柔地把紙巾拿給她,她顧忌養父母而囁嚅著道謝。
    「啊呀,你們果然是兄妹,看來泰伊絲果然是需要哥哥照顧呢。」養父滿意地笑著,熟練地用刀叉切著剛送上的瑞士雞翅,陳年醬汁滷得肉濃香,盤上大塊的牛油沾著格外美味。
    「就是這樣,我下個學期開始打算到J音樂學院亞洲分部任教,妳母親也打算和那裡的市交展開一連串的合演,所以我們決定讓妳跟我們一起去喔,轉到妳哥哥也在的那所學校,很棒吧?」
    「呃…是…是啊。」若曉僵硬地微笑點點頭。一旁的若暮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似乎察覺到什麼。
    「所以啊,為了讓妳盡快適應那裡的環境,我們這次香港玩完,就直接飛到台灣好不好?」
    「這…這麼突然喔……」
    「嗯,別擔心啊,畢竟只有一年嘛。東西先留在英國,有需要再買就好了,我們那裡已經找好房子,啊對了……」母親調皮地眨著眼「若暮也會和我們住在一起喔。」
    轟,地一聲,若曉腦中一片空白。和這傢伙住,這個十年不見第一次見就強暴自己的人住在一起?這不是引狼入室嗎?
    「咦?泰伊絲妳不高興嗎?媽咪還以為妳會很開心呢,那裡再怎麼說也是妳的出生地啊……何況那所音樂學院很有名,老師也好,妳不用擔心學業的問題哦。」
    並不是擔心不擔心,而有更根本的問題存在。
    這對父母,似乎少了真正父母所存在的心態認知,他們疼愛若曉,什麼都給她最好的,最好的學校,最好的環境,讓她幾乎無憂無慮地享受一切,但真實而言,他們似乎完全否定了她的感覺和自主力,純粹把她當成娃娃似的,替她打扮,簡直就像是在玩家家酒一樣。
    領養禮若暮,甚至突然轉學這些事,他們完全沒打算和若曉告知,更遑論討論,禮若曉在他們眼裡,比較像是可愛的寵物,可愛的玩具,她並不具思考力。而只要乖巧懂事地照著父母的決定走,適度地表達感激。
    而若曉似乎早已習慣,她沒有不滿,沒有反抗,而是微笑著點點頭,繼續和母親聊些沒營養的話題。
    若暮平靜地看著這一切,他妹妹的側面看上去是那樣沉靜可愛,柔弱而毫無反抗力似的,點頭時手放在脖子上的習慣動作、喝完飲料順手將髮絲剝到耳後,不經意流露出性感,聽人說話時微笑點頭的乖巧模樣,和在談話空隙,沒人盯著她的片刻,低下頭所流露出的無奈苦笑。
    這些他都沒錯過,全都仔細地看在眼底。
    他說她變了很多,是錯的。那個記憶中的妹妹,或許只是被什麼給藏起來,掩蓋在假象之下罷了。
    想到此,他無意間鬆了口氣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