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3 沒有拒絕這吻的理由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當若暮的唇貼上若曉的唇上時,她第一個念頭…是這混蛋又來了,真想抬起腳隨便往他身上踹下去——但這反應只閃過不到一秒就打消了。
    因為,眼前朝自己逼進的若暮,神情是那樣溫柔,那樣無助,比起欲望,他似乎更像在懇求著什麼,某種令人迷惑的情感佔據了彼此心中,或許是孤獨,也可能是同情。
    他們,需要彼此。
    身旁是璀璨奪目的美麗的夜景,若暮沒有猶豫,雙眼注視著若曉,柔軟的嘴唇淺探上她的唇,輕輕地擦過她唇間,時而輕柔地抿起,包覆住她那如花瓣般的柔軟嘴唇,一次又一次地撫吻著,雙手也在不知不覺間,攬上若曉的腰間,環住她,像捧著鍾愛玩具的孩子般溫柔。
    對若暮而言,其實他是驚訝的,甚至帶點恐懼。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為什麼會忽然渴望這個少女的親吻,而不是更直接的官能性動作。他吻她,這動作背後的意義到底代表了些什麼?當然,他絕對不是第一次吻著女人,對於接吻這把戲,他絕對稱得上是高手,但在沒有任何利益考量為前提下吻一個人,對他而言是從未有過的。
    最開始的吻並非單純的生理衝動,而是隱概了更多無法清楚說明的意義,這吻像某種儀式,一開始是那樣小心翼翼地探取著,安撫若曉似的輕柔,慢慢解開她的防備。
    若暮試著用他的理智去分析、思考這一切看似自然而然的舉動,卻徒勞無獲。這絕對與他的報仇背道而馳,他胸口甚至不自覺一熱,麻麻癢癢地緊縮起來,前所未有的感覺,正像毒藥般麻痺他的知覺。
    隨著若曉鬆懈下來,他的吻也逐漸沾染起更強烈的渴望。舌尖在此時,伸進她微啟的口中,撥挑著。
    光滑的舌頭探索著在她口中舔拭著,享受著她羞澀的反應,模糊的呻吟。她的上顎間非常敏感,只要輕輕一舔,就會不自覺地戰慄。
    全身的力氣,也像隨著這吻被慢慢勾走,若曉不由自主地慢慢靠向若暮溫暖的胸膛,他的氣息,吐出的熱氣輕拂上她臉龐,都讓她沉浸久違的溫暖之中。
    她原本被動的舌頭,被若暮的舌點抬起,緩慢曖昧地纏繞上,不輕不重地與之糾纏在一起,最開始若曉是畏懼的,淺意識裡她也明白這其中隔著一條線,越過後或許什麼東西的本質會改變得無藥可救。
    但最後,若暮的吻讓她什麼都不管了。
    於是,若曉慢慢地配合上若暮的深吻,渾然忘記此時身在的地方,舌頭間沒有語言或理智的束縛,滑過捲過彼此的舌尖,纏綿著,當其中一人的舌頭像海浪般上揚起時,另一人的舌尖會追逐般由下拂過的配合迎上,溫度隨著高度不斷上升,兩人就像在孤島上只有彼此似的忘情接吻著。
    「嗯……」若曉帶點滿足地發出小貓似的滿足嚶嚀,臉也磨蹭著往上移去,下唇在無意間蹭過若暮的上嘴唇,而若暮也極其自然地往下沿伸,炙熱的唇順著她光滑纖細的頸子移動而下,細碎小心如走在蜿蜒的羊腸小徑般,遊走過她肌理間,留下濕熱的吻。
    柔軟而熱情的嘴唇愛撫似的滑過,舌尖也半挑逗地勾過她肌膚上,惹得懷中的少女細微地扭動著,卻掙脫不了眼前少年的禁錮。
    他的吻益發帶起了佔有慾,當舌尖撥挑著舔試著若曉美好的鎖骨上時,若暮的手也惡意地探進她裙襬底,簡直像在惡作劇似的,食指與中指尖撫過她腹下,溫柔卻又挑逗地。
    結果,若曉幾乎是無意識地,竟在毫無自知的情況下,兩腳尖順勢地踮起,將自己的一半重心倚在若暮身上,若暮暗眸閃過淡淡的驚喜,膝蓋微彎靠向若曉,讓嬌小的妹妹有支撐點撐著,手指則熟練地撫過若曉裙底,雖然隔著底褲和絲襪,但那其中的顫抖與濕意仍被他靈巧的指尖所查覺到了。
    他露出滿意的微笑,臉也漸往若曉的胸口滑去。毛衣領口寬敞,他只一蹭就探觸到她光滑的胸上,繫肩小可愛上鎖骨之間,都還隱約留著他昨晚的愛痕,唇遊走其中,滿是屬於他的記號,不由自主地,若暮在那由下逐漸壟起之處惡意地咬了一口。
    「唔,疼……」若曉頸子往旁一仰,痛得瞇起眼睛,理智也隨著忽來的疼痛迅速回攏起來,不醒還好,一回神就看見窗戶倒影上的淫靡畫面——她全身軟綿綿地倚在若暮身上,眼睛迷濛地半睜著,左手扶著電梯間後的扶手,右手則拉住若暮摟住自己的右手袖口,而若暮側臉貼在曉的胸口,微長的髮絲垂在額間,正伸舌舔著她的胸口,眼神則斜盯著倒影中滿面通紅的若曉,惡質地斜嘴獰笑著。
    那模樣既挑釁又挑逗,讓她一時被迷惑似的呆住了。
    有著如此酷似的臉龐,他們兩人竟做出如此令人臉紅心跳的動作,且自己居然沒有抵抗,反而深陷其中,這讓她羞憤難耐,卻也沒臉指責若暮的行為,若曉就像做錯事的孩子般慌張鬆開手,推開若暮,撥開他放在害臊位置的手,最後,迅速地拉好衣襟,整理齊自己的衣服,平了平不穩的氣息,紅著臉故作專注地盯著電梯門口。
    她不敢看若暮,因為此刻的她找不到理由,向他解釋她…沒有拒絕這吻的理由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