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4 夜景纏吻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也在此時,噹地一聲,抵達頂樓的電梯也在此時打開緊閉的電梯門。那一剎那,若曉幾乎是逃難似的往外衝了出去。
    太好了!得救了!
    若暮幾乎可以聽見她心中所說出的話,這讓他忍不住揚起嘴角,有點嘲笑卻又有點縱容的笑著,這讓他冷戾的臉龐似乎慢慢地,悄悄地消融,多了幾分溫和。
    若曉一蹦一跳地往電梯外衝過去。這間飯店的頂樓是半露天式的,倚在透明欄杆上,可以毫無阻礙地一覽那令人屏息的不夜城景致。觀賞台旁是開放式泳池,還有功能相當齊全的簡易酒吧,吧檯前一排流線鮮豔的高腳椅,襯托出這城市特有的華貴夜色。
    但是,卻沒看到任何人。
    「咦……」若曉懵了,她走出電梯,困惑地往四周看了看——她原本打定主意,假借看夜景上頂樓,在人多的情況下,她認為若暮多少會顧慮旁人而不敢動太多歪念頭。原本她是這樣打著如意算盤的,結果……
    身後傳來平靜,語調卻難掩嘲諷的低沉嗓音:「看來今天泳池維修,酒吧暫停營業的樣子呢。」若曉寒毛一豎,不、妙、了!
    電梯門口放著一個立著的架子,上頭寫著因為衛生等等考量,今日清潔,同時酒吧今日停業一天,歡迎貴賓移至樓下的舞廳,今日有主題派對。仔細一聽,還可以感受到地面傳來樓下震耳欲聾的舞曲音樂的震動。
    若暮悠哉地靠在一旁的柱上,不經意地望著肩膀僵住的若曉。她動也不敢動,想必正努力地想著該怎麼逃離現場之類的求生念頭,但就像若暮看見她第一眼起便打定了的主意,絕對不會再讓她離開自己身邊——雖然為的只是自己卑劣到可恥的私心。
    於是,他走向她,手拍在她肩膀上,若曉幾乎是嚇得跳起來地蹬了一下。
    「氣氛很好呢,來看夜景吧。」
    「唔……」若曉模樣簡直就像是就要被拖上刑場的動物,咬著下嘴唇尷尬地站在那裡。
    若暮不理她,率先往前走,越過告示牌架,走向圍欄「沒人也好,這裡安靜多了又是室外…」他往下俯視,眼神像被美景吸住似的動也不動,沒有看若曉「我有事情想告訴妳。」
    若曉站在他身後,沒有說話。頂樓風不小,透著空隙間呼呼呼地吹進來,加上沒人更顯空曠孤寥,她握緊拳頭捱著自己,任著頭髮彿過耳際,在身後飄動著。
    「…還有什麼話沒說的呢?」她小聲地講著,盡可能讓自己語氣顯得若無其事,卻失敗了。
    她的情緒早就隨著時間消磨地差不多了,而若暮這次少見地激起了她的惱怒,她本來就很不擅長說謊,掩飾情緒的粗糙手法在雙胞胎哥哥眼前,更顯得可笑不已。
    「你應該明白,你對我做了那些事我沒有反抗,是因為我對你……十年前的事感到抱歉,但是,儘管因為那害你變成那樣…」她聲音越來越小,像在懸崖吹下的孤寂風聲般微微抖著「但那些事情,還是不行的。不、」她看著打算朝自己走來的若暮,那盈動的眸子微沉,往後退了幾步「這並不只是單純為了我,也是為了你。若暮,我不希望你一錯再錯,好嗎?」
    好嗎?
    那聲音很溫柔,也很脆弱,像在安撫孩子般刻意,若暮沒有忽略她隱藏在背後的憐憫。那一剎那,他了解到,她剛才與他的吻,其實理由很簡單,就是同情。她同情自己,所以當他將唇貼上她唇上時,她選擇接受,沒有反抗。
    「所以,妳憐憫我嗎?禮若曉……」雖然如此,他講出這話時,竟絲毫沒有之前的陰戾凶狠,只是泛著淡淡的苦笑,雙眸仍逃避似的望著夜色,像在追尋什麼空中看不見的存在。
    若曉深吸一口氣,往若暮走去,她抓住哥哥的手臂,將他硬是轉向自己:「若暮,我們是家人,家人之間,不存在真正的恨。」
    這話若曉說得有些心虛,因為她甚至不確定自己心中憾動著的強烈情緒,是不是極深沉的恨意。
    若暮盯著若曉,傾身探向她額上:
    「那——我如果告訴妳,我,我不恨妳,而是愛妳呢?」
    什麼?若曉還在為這句話感到不可置信、根本尚未反應過來時,若暮的唇已緊緊地虜獲住若曉的雙唇,他是故意的,急切地想堵住她的回答。這個吻與剛才才電梯裡的吻有著本質上的不同,這個吻是火熱、急切,帶有猛烈佔有慾望的侵略。用力甚至粗暴地吸吮著,透露著渴望,簡單,沒有任何其他意圖的貪戀。
    若曉腿一軟,險些站不住腳。若暮單手由後摟住她腰,扶著她,舌頭不顧一切地索求著她溫柔柔軟的嘴,彼此唾液交融,氣息交纏。若暮的另一隻手則往下一路撫下,富有技巧的觸摸著她生澀的肢體,最終無阻地抵達因羞怯而緊閉的雙腿腹下,他單以食指輕逗幾下,就聽被吻到幾乎喘不過氣來的她發出嚶嚀喘息。
    「啊…」
    腿間一陣戰慄,竟也因此溫順地微微敞開,像是在歡迎他的侵犯般。滑潤如絲的熱液曖昧地滲出,感受到濕意的若暮狡猾地笑了。她還是要他的,即使心裡抵抗,但生理至少與他是相符的,不對,他比她渴求這溫暖的碰觸多的太多了。
    「不、不行啊…」若曉幾乎是拚命地抵著他手指的侵犯,唇上還沾著些許唾液,嬌喘連連地抗拒著。
    「別怕,會舒服的…」若暮手自她腰上上探遊走,最終輕柔地撫過她被吻得通紅的唇珠,魅惑地笑著,嗓音是情慾中情不自禁的沙啞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