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24 你根本是禽獸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「…覺得很髒,是嗎?」
    他說這話時喉嚨好乾好澀,頸子上的喉結輕輕的隨著字句起伏而滾動著。若曉一時恍神,愣了幾秒才急急的抬起頭:
    「咦…什、什麼?」
    疑惑還沒解開,少年就兇狠的擰住她的腰際,將她給拉了起來,自己則長腿一跨,跨坐在琴椅上,若曉上半身才剛被迫懸空,緊接著就扎扎實實的跨坐在若暮的腿上。她被迫墊高,垂眼便將少年俊美的輪廓一覽無遺。
    若曉像觸電一樣的掙扎想站起,但這些想法早在化為行為前就被他識破,毫無實現的可能——若暮一手緊緊的箝制住她,另隻手,則在這一切的掙扎間,放肆的往裙下探去。
    他並不急著直奔重點,而是懲罰意味更重地,往若曉的腿內側擰了下。細嫩的肌膚一陣麻疼,她身子本能的往旁撇開…又想起自己是坐在若暮腿上,小臉紅通通的,因為尷尬而全身僵住。
    「我、」若曉低下頭,吶吶的開口「我、我沒有,若暮你…不要生氣。」她不清楚若暮問題的理由,但她現在非常清楚,他很生氣,非常生氣,要是在隨意激怒他,天知道他光天化日在學校裡會對她做出什麼事來。
    「生氣?」他看著眼前的女孩,刻意輕聲反問道。她正一臉心虛的閃躲他的目光,跨坐在他膝上,裙子凌亂的翻起,髮尾垂在一邊肩前,襯衫半解的白皙胸口…
    純潔到美好的她,總害他覆起親手弄髒她的遐念。
    「我沒有生氣。」
    她聽見他溫柔的語調,耳後沿至頸際卻莫名的激起一片疙瘩。若曉惶恐的抬起臉,與他毫無隔閡的四目相接,若暮眼底沉沉,連點波動也沒有,只帶點淺笑。
    這一刻,她猝不及防的再次了解到事實。
    他生氣也好,高興也罷,這一切情緒最初的由來,永遠只有一個。
    那就是他真的很恨她。
    很恨,很恨…恨到連殺死都覺得可惜。所以他才會這樣對她,羞辱她、侵犯她,因為這樣,他可以從她的絕望,得到復仇的快感…對嗎?
    若暮不再說話,只是勾著淡而冷的微笑,慢慢的朝她伸出手來,她沒躲,反認命的閉上眼睛,可悲,而狼狽。
    她不掙扎,不抵抗,她選擇放棄一切希望。而淚,無聲無息的滑過眼角,在臉頰上留下一道甜美的弧度——
    若暮討厭她,她卻還是喜歡他…因為,他還是她哥哥。
    他輕柔的撫上她的左臉頰,微涼的手掌,貼合在發燙的肌膚,降下些許熱度。她咬住下唇,不用看,也猜得到他正看著自己。
    若暮解開她的馬尾,髮帶被他鬆開抽離的剎那,頭髮的洗髮精香氣,便隨著解去束縛的長髮一同揚起,飄盪在二人之間。
    有些焦躁,有些按奈,更多的曖昧,如同凌遲般的等待。
    若暮托起她一縷髮絲,輕輕地印上一吻,柔滑的髮絲握在手裡,滿是讓他瘋狂的香味。他把玩著她的頭髮,仔仔細細的,將目光佇足在女孩可愛的臉龐上,由下延伸——方才被他咬了口的頸子上,還有淺淺的咬痕,他情不自禁地撫摸而過…那是他的記號,她屬於他的宣告。
    若暮無聲的苦笑著。他總是這樣活得自欺欺人,她屬於他?
    黑暗中,她甚至感覺得到自己在發抖,眼睫細微的顫動斷斷續續,破碎的透進隱約光線。
    她不敢睜眼,也不敢看,只能從他慢條斯理的觸摸中,感受確鑿的墮落。
    若曉垂下的長髮,隨著她的晃動而搔撫過若暮的臉上、身上,有些癢,這種感覺,就像無數的雨淋在身上,浸濕後的身體只覺得沉重,連步伐都無法邁開。
    他緊摟著她的腰,想要在全身發冷的絕望中找到一絲溫暖。最後的…溫暖。
    他們終究還是做了。
    右手攬著若暮的肩膀,支撐著不讓自己在無數次的淺拋中跌落。任滾燙的眼淚,一滴一滴,滾過臉頰,順著下顎的弧線滴在胸前,染上朵朵深色。左手由最初扶著他胸膛,後在不知不覺間抓住他的領帶。扯掉鬆開的領帶,垂落在拳頭裡,被她像救命的繩索般,抓著。
    她的身體,和心,都好疼。
    待他褪離自己的身體後,她抖著連伸直也有困難的雙腿,不穩地站起身來,腿間還卡著剛被他凶暴扯下的內褲。
    她看著若暮,他則面無表情地回望著她。漆黑的眸子倒影出她潮紅羞怯的模樣——
    像在嘲諷她的蕩。
    一起身,腿間便流出體液,順著大腿滑了下來,冰冷的觸感令她更加羞恥難堪,她充血的雙眼睜得很大,呼吸急促,看也不看眼前的少年,低著頭,幾乎是咬牙切齒地,嘶聲道:
    「你…你不是人——禮若暮,你根本是禽獸。」
    如果語言直接能殺人,那她此刻的一字一句,正狠狠地剮向他。
    他撇開臉,迅速地隱藏起自己的情緒——他始終如此擅長,但滑稽的是,他卻一直渴望有一天能被她揭穿。
    雖然她從未發現。
    其實,若曉並不只在對若暮發怒,她同時也為自己剛才的行為感到羞恥萬分。她到底是多下賤骯髒的女人?連自己親哥哥隨便一碰觸,就敏感的出現各種反應,甚至隨著他的侵犯,還嗯嗯啊啊地給予回應……
    手腕斑斑點點是被他抓暗紅的瘀痕,她卻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,眼淚不停自眼裡滑落而下。情緒崩潰,就像瘋了似的。
    若曉忽然笑了,慘白的臉上扭曲似的擰住了個破碎的笑容,失控地,狼狽地,踉蹌地往前走了幾步,蹲下身來,拿出手帕粗魯的清理著自己,沉默地將衣服整理好,連看也不看他一眼,搖搖晃晃地走過他身邊,肩膀不經意地擦身而過。
    若暮沒有看著她,只是陳述事實般,平靜地開口:「…不要走。」
    她卻像聽了什麼極為可笑的話般,嘴角抽蓄地回頭,慘白的臉上,竟是猙獰的笑:「不要走?難不成你要我留下來,繼續等著好隨你隨時上我?」
    這番直接到粗俗的話語,和赤裸蔑視的神情,本質上並非對若暮,而是針對她自己。禮若曉對自己感到厭惡,她現在字字說的話,都如自虐一般嘲諷著自己。
    她說完,頭也不回地往門口走去,像想要丟下這一切的…逃離。
    「我說了妳再也不許離開我。」若暮伸手,用力抓住她的手腕,往自己懷裡一拉,若曉沒有站穩,便往他胸膛一跌,撞進他溫暖的懷裡。
    「放開我!」
    「除非我死了…」若暮閉上雙眼,將她緊緊擁抱住,不肯放開她。
    對,只有他死了的那一天,她才可能離開他。
    在那之前,即使是地獄,他也要拉著她陪。
    「對不起,若曉…是我不對,我,我保證,以後不會這樣隨便待妳了。」若暮像孩子做錯事般小聲的說道。
    這讓若曉啼笑皆非:「你這話說得未免也太前後不一了?」他從睽違十年後第一次見面起,不就一直恣意隨便地傷害她嗎…
    把她傷得遍體臨傷,支離破碎。
    他,到底要看她墮落成什麼德性,才肯放開她?
    若暮看著若曉失笑的臉龐,心臟倏忽地一陣熟悉的絞痛。他的痛,全來自於這個女孩,可她不明白,一切切全都不明白。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撫上她的臉頰,抹去她的淚痕,唇角乾涸的血跡,一遍又一遍,想要把自己的罪孽消除般的重複著。
    「原諒我,若曉。」最後,他淒然地開口,望著眼前的妹妹,他無力地笑著「可是,我沒辦法停止…」
    啪地一聲,門毫無預警地被推開。
    「沒辦法什麼?」尹伊承手把玩著琴房電子鎖專用的磁卡,嘻皮笑臉地探進頭來「唉呀,我好像錯過什麼好戲了,對嗎?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