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32 他,是她的哥哥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「我、我不是那樣想的!真的!那個,事情是這樣的——」若曉著急地在她身後喊道,急著解釋。
    「貧民。」女王冷冷地低語了句,踩著階梯往下走。
    「什麼事情其實是怎樣的呀?」樓梯下轉角忽然傳來輕浮的愉快笑聲,若曉和娜娜同時看過去,看見尹伊承那張熟悉的笑臉。他望著兩人,若無其事地繫著自己的領帶。
    若曉被他忽然出現嚇了一跳,但文娜娜則沒有多大的反應。「你來這裡做什麼?」她語氣漠然地問道「現在是在上課不是嗎?」
    「唷,不要這麼守討厭的校規嘛~~我是想來問妳,今天要不要來我家吃飯——結果就看到妳和泰伊絲公主在吵架啊,呵呵,難道是為了我嗎?哎呀我真的好高興~~」
    「你身上女人的香水是用灌的嗎?臭死人了…」文娜娜甩了下柔順完美的波浪長髮,姿態依舊高傲「還有校規再怎麼討厭,也比不上你讓人噁心。」
    尹伊承毫無怒容,輕鬆自在地笑著開口:「反正,就先不要管我了。妳們兩個居然在吵架,我很震驚啊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說著,他還對娜娜身後的若曉眨了下眼睛。
    娜娜似乎不太想解釋,但卻又像嚥不下這口氣般。她抬起頭,瞪著尹伊承,簡單明瞭地吐出最直接的答案來:「關、你、屁、事。」毫無起伏的語氣不失狠毒。
    她繼續走她的樓梯,走過尹伊承身邊時,看也不看。把他和若曉當作根本不存在似的一律忽視,高傲地離開了。
    留下一臉呆愕沒反應的若曉和依然嘻皮笑臉的尹伊承。
    文娜娜一離開後,尹伊承立刻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轉過頭來,對若曉溫柔一笑:「被她嚇到了嗎?」
    「沒有…」
    「呵呵,妳看來沒說真話啊。」伊承聳了聳肩「不過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他還以為她去圖書館,打算待會再去找她呢。
    若曉眨了眨眼,最後選擇把實話全部托出。
    她剛講完,尹伊承就噗嗤地笑出聲來:「哈哈~她說妳利用她?」
    「嗯…」若曉無奈地嘆了口氣,垂著肩膀,模樣垂頭喪氣的,煞是可愛。
    「不過,妳聽見他們在交往,真的那麼高興啊?」尹伊承笑著,若無其事地問著,但仔細一看,可以看見他深沉的眼眸裡閃著陰影。
    「高興…也不是完全那樣啦……」此刻若曉真的把尹伊承當成朋友真心對待,她實話實說了「有點期待,又有點失落,我也不會形容…」
    「看妳哥哥和文家大小姐在一起,妳會高興,是嗎?」尹伊承嘿嘿地笑著,笑容很不正經「那既然如此,我們乾脆來湊合他們兩個,怎麼樣?」
    「欸!湊合?…可是、可是…文娜娜說她不喜歡若暮耶……」娜娜其實是說最討厭,但若曉選擇比較婉轉的說詞。剛才她也把文娜娜對自己所說近乎惡毒的話全都保守帶過了。
    尹伊承燦爛一笑:「人家不是這樣說的嘛?所謂的愛,要療傷,就只能在展開另一段愛情啊。就我看來,禮若暮對愛就是太缺乏了,所以才會那樣。」
    其實,他只是在順水推舟罷了。禮若曉對禮若暮的真正情感到底是什麼,他想藉由這點來實驗。
    不過若曉毫無查覺他的邪惡念頭,她只是恍然大悟地點點頭:「說的也是…」
    若暮因為之前的事情恨她,但她知道他也恨他自己,說不定…他因此失去了愛人的勇氣也不一定。如果能幫助他再次找到其他愛人,或許他的傷痛可稍微撫平些。
    這或許比對他逆來順受要來得有幫助多了。
    但若曉還是有點猶豫:「不過湊合若暮和文娜娜,這樣…好嗎?有沒有其他人選啊?」
    「唉唷…那樣不可能的組合才會激盪得出火花啊!」尹伊承誇張地笑了笑「改天來我家玩吧,我找機會讓妳跟若暮好好談談。順便——」他對著樓梯下方才文娜娜走過的方向擠了擠眼「製造點機會呀,妳說對不對?」
    若曉低下頭,她很感謝尹伊承的熱心幫忙。事實上她對若暮的事情真的很痛苦,她對他那種越來越複雜的心情,還是盡可能感緊解決掉比較好。不然,事情會演變得無法收拾……雖然她不確定是什麼情感在騷動,但她的內心,正逐漸為了若暮,產生變化。
    ***
    直到放學,若曉都沒看到若暮的身影。她上完音樂史,最後一個從早已空無一人的視聽教室走出來。神色依舊恍惚,滿腦子都是剛才尹伊承說的話。
    湊合若暮和娜娜成一對。
    若暮……他到底是怎樣想的呢?若曉想起剛才在練習室裡他最後轉身的模樣,那樣狼狽無措,卻又逞強似的笑著。是呀,若暮是個比任何人都還來得逞強的人,這點身為他妹妹,和他一起長大的她比誰都清楚才對。
    但,她真的不了解他。不能理解,無法理解。
    十年的分別,居然不只拉開兩人身處的距離,連心裡的想法、感受,全都隔得遙遠。兩人現在走到的這一步,接下來又該怎麼前進呢?
    若曉走在走廊上,夕陽將她纖瘦的身子拉出了道長長的影子,陪伴著她無助的心,往前走著。
    她從置物櫃拿出自己的東西,帶了幾本琴譜後,鎖好櫃子,轉身,往校門走去。走著走著——
    若暮的身影赫然出現在她眼前。
    夕陽餘暉下,他本就雅俊的容貌上隨著陰影更添深刻。若曉看著他,停下了腳步。
    談一談。
    她想跟他好好談一談,雖然到底要談什麼,要怎麼做,她毫無頭緒。但為了她,也為了他,她覺得他們必須這樣。
    若暮看著自己的妹妹,她的臉真的很美,白皙而有點尖的下顎,柔弱的肩膀,溫柔而天真的眼眸,這一切一切,都美得讓他瘋狂到快窒息。
    可是她並不這麼想的,她只把他當個累贅……沒錯,累贅。禮若曉從來不像他這樣需要自己,但卻依舊容忍他,全是因為她口裡所謂的『愛』。多麼殘忍的一個字啊,她的愛,竟然只是施捨。
    「哥哥…」她率先開口,雙眼盯著看著她,卻似乎為某些事而想得出神的若暮。
    「妳要回家了嗎?」他眨了眨眼,平靜地問道。
    他語氣很平淡,臉上的表情也是,淡然,絕望而失落。
    「…嗯。」她輕輕地點點頭。她並不會知道若暮等了自己有多久。
    「那,我們走吧?……我們從來沒有像一般兄妹那樣,一起放學回家過吧?」若暮静静地笑著,只是揚起嘴角,那樣自然而然的表情,卻彷彿能勾走人心般的醉人。
    這個人,是她的哥哥。
    可為什麼,她還會為他而心跳不已呢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