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1 作戰成功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能愛上一個人,是祝福,但愛上一個不應該愛上的人,是折磨。
    文娜娜斜眼瞄著禮若暮陰沉甚至有點失去理智的模樣,無動於衷地嘆了口氣。
    文家和尹家彼此水火不容,但商業往來上哪有不做點表面工夫的。因此,娜娜再不願意,也必須代替母親參加這場晚宴——當然,能拖盡量拖,所以她刻意遲了快一個鐘頭才抵達。
    她原本是在學校練樂器,六點左右,她才剛要走出校門,就被若暮攔住:「妳要去尹伊承家,對吧?」宴會的事他也聽說了。但更可怕的是那個流言…尹伊承和泰依絲在交往的耳語,早已徹底阻斷了他的意志。
    一如她往常的態度:「關你什麼事?」
    「我知道他家不是那麼容易隨便就可以進去的,」若暮平靜地盯著比自己矮了一個半頭高的少女,語氣卻不自覺地流露出慌亂和不知所措「但妳帶我一道去的話,就沒問題了…不是嗎?」
    「啥?問題是——我幹嘛帶你進去?」她蹙起眉頭,指得並不是若暮忽然要去尹伊承家的原因,而是她同意幫助禮若暮的理由。
    對此,若暮甚是自然:「期中,幫妳伴奏。」
    她又嚇哭一名鋼琴科學姊的事,全校早就傳開了。依她那樣直來直往的個性,擔任她考試伴奏的人有一半是被她嚇跑,另一半是彈不好被她罵走。
    文娜娜挑眉:「期末也要。」有全學年鋼琴科第一名的人幫她伴奏,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    「好,知道了。」禮若暮應得相當迅速,他根本是毫無思考的反射性回答。
    他腦子很亂,他知道若曉在躲他。手機也沒接,他撥了幾十通都沒回,他萬般不得已下打回家裡,也沒人接……他又再度被拋棄了嗎?
    若暮想自己是怕了。害怕那種被拋棄的恐懼,讓他一次次對她失去控制。
    果真,他始終只能置身在地獄底嗎?
    他的寂寞、他的痛苦、他對她身不由己的渴求,最終還是無法讓她諒解,反而只能眼睜睜地看她再度丟下自己……
    他必須確認,她丟下他的理由,會不會是因為,有了另一個…絕對比他更有理由擁有若曉的男人存在?
    從一開始,她說著尹伊承的神情就很讓他不安。溫柔、懷念和羨慕…這些她看著自己時,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次。
    難道她真的喜歡上尹伊承了?之前,若暮從來不曾在意過尹伊承,只當他是個腦子有洞的花花公子,成天嘻皮笑臉地纏著他耍智障。但這傢伙,那個渾蛋卻把他的妹妹搶走了。
    若暮想過,尹伊承或許已經查覺他和若曉的關係——除了血緣外那更為禁忌的關係,可是他沒說,什麼也沒有,一如往常…不對,尹伊承看著他的笑容,現在回想起來總是那樣有所含意。他發現了,那他為什麼不說?
    難道他是真的想保護若曉?
    ***
    宴會進行到一階段後,七點多左右,人們退出草地,清空出一片舞池。旁邊小型的弦樂伴奏也適時地開始演奏甜美的圓舞曲。禮若曉早就悄悄地閃到更遠的一邊,人幾乎隱身白桌巾的大餐桌,端了個瓷盤在那偷偷地嚼著。
    背後一隻大掌啪地拍住她的肩膀:「久等啦!小曉~」
    他好不容易總算從那些渾身菸酒臭味的老鬼中脫逃出來了。今天作戰大成功,每當那些阿姨拿出照片往他這虎視眈眈地看過來時,尹伊承便馬上假裝深情地看向遠方的若曉…阿姨們順著他的眼神看去,也就了然於心,暗自飲泣地打消說媒的念頭了。
    呵呵呵,看來帶這丫頭出席果然明智啊。尹伊承滿意地望著手上還拿著盤子的她——露出腿部線條的漂亮裙子,和那羞怯溫軟的耀眼雙眸。
    禮若曉不知道,今夜,自己在他人眼中,她,確實如公主般不容忽視。
    她那種刻意隱藏自己的怯懦、溫順,隨著夜色、隨著黑的點綴,竟變成了媚,讓她如變奏般,展現出異於平常的蠱惑美麗。
    真正致命的誘惑永遠出自於無心。
    「喏,這裡…」尹伊噗嗤一聲笑了起來,舉起手用拇指輕輕蹭了下若曉的臉頰。
    看她被這樣忽如的親密舉動嚇得不知所措,他笑意更是加添了幾分,他對她眨了眨眼:「臉頰上沾到糕餅屑了。」
    「呃、啊!這個…」她尷尬地笑了起來,連忙放下盤子,抬起手背抹自己的臉頰「真是不好意思……害你丟臉了啊。」
    「怎麼會嘛,妳今天讓我很有面子喔。」
    若曉對自己的自卑感終究過於強烈,竟然沒有注意到周遭所有人——包括尹伊承自己,都被她的所牢牢吸住視線。
    對於他的讚美,她只覺得可笑,而渾然不當一回事。她嘆了口氣,低下頭來不看他捉弄的笑,嘟囔著小聲回道:「哪有…怎麼可能嘛?」
    對此,尹伊承沒有回答。
    他仰起好看的下顎,越過女孩的頭頂,往會場出入口處看去,愉快地吹了聲口哨。
    「嘿,妳看,我們的作戰——成功喽~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