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5 怎樣都無所謂了喲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說實話,她被吻的很痛。這吻一點也不溫柔,反而像要把她弄傷似的蠻橫,若曉頸部被按得痛的厲害,且掙扎無效。她很害怕,比她第一次被他碰時還害怕許多。那時她只覺得眼前一黑,可是,這一次不一樣,她這次是有目的的,為了某個理由,她必須眼睜睜的看著她自己在做什麼,這對一直習慣把一切事都置身事外的她而言,很難。
    不過也好,在讓自己墜入煉獄前,至少…她還能對自己誠實一次。
    若曉咬緊牙關,主動攀附上若暮的頸子,讓他更貼近自己些。雙腿也蟒蛇般迅速纏繞上他腰際。
    禮服裙子早在兩人衣物磨擦間往上翻了十幾公分,露出整片大腿,若曉的腿很漂亮,勻稱且纖長,透膚色的絲襪,增添種隱晦的矇矓,珍珠白的絲質上反耀著月光,更是誘人的美。
    若曉回應著他失控的吻,方法笨拙卻不失挑逗地探出柔軟的舌頭,唾液與溫度融合在一起,看似親密的纏綿中,卻早已沒有昨夜那般的甜美。
    若暮眼神又陰沈了幾分,想質問她現在的理由…可是,又想委身於這樣虛幻的假象之中。夜晚的寒冷如同他倆的心思,全凍著了。若曉暴露在冷空氣中的肌膚上起滿了疙瘩,但渾身的血液都隨著緊張情緒而沸騰著,劇烈的脈搏跳聲傳遍全身,迴盪在她耳中。
    肌膚外是冰,內是火,無情的在她身心上折磨著。
    暮雙眸淺闔,他越來越不懂她的心,但她的身體卻完全在他捉摸之內。
    天人交戰間,若暮已不由自主地撫上她的大腿,硬是帶點幾分戾氣地把她裙子往上扯去——將她粉色內褲和平緩小腹的整片肌膚,毫無遮掩的展現在他眼前。接著,嘶地一聲,尖銳的撕裂聲在靜夜中顯得格外刺耳,他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她的絲襪撕得稀爛,手往她此刻沒有遮蔽的腿間直接伸去,滑進她貼身衣褲裡,接著,他摒棄一切的救贖可能…驀然地將修長柔軟的食指與中指沒入她其中。
    今夜若曉的身體本來就緊繃,加上昨天他在她身上、體內的感覺都還殘留在她肌膚上下每一處。自然讓她像上緊了的琴弦,隨若暮的撫愛激起共鳴。
    他的手指比她體內溫度冷得多了,忽如的探取,讓她不主地打了個冷顫,也順勢絞住他的手指…緊得簡直像要把他留在體內般的挽留。熟諳的撫弄下,反應完全順著若暮預料。她身子一緊的同時,滑稠的液體也連綿著滾流而下,宛如水池般起了陣陣漣漪,並隨著他手指刻意的抽動間,綿密而接連不斷的產生更多歡愉。
    若暮上半身與她唇齒間難分捨,往來肆虐之間也已分不出是誰的主動,身下也早已無法滿足於手指所感受到的溫度,充斥著在這裡馬上佔有她的念頭。他邊啄啃著那柔軟如花瓣的嘴唇,同時把手指往她體內更伸進了些,那其中溫暖得彷彿有魔力,讓人流連忘返。他不急不緩地慢慢動起手指,像在彈琴般觸摸她的嫩壁,時而轉動滑過,感受著她敏感的扭動。
    「啊…」
    說對這樣沒感覺、沒想要更多的欲望,絕對都是騙人的。若曉也明白,若暮比她自己還清楚這些反應所代表的意義。
    ——身體越是滿足,心就越是悽慘。
    正因為若暮了解她對他的歉疚、需要和憐憫,他才會如此變態的報復自己…不是嗎?
    可是該怎麼辦?她還是想要保護這樣的他……
    而現在,若暮很生氣,她知道。而或許…他就要把她推開了,像她這般骯髒的模樣,恐怕連他也無法容忍了吧?
    呵…他當然必須這樣做,推開她,然後去尋找屬於他的幸福,她害他不幸那麼久了,是時候有報應了,不是嗎?
    因為她愛上了一個,註定必須推開的人——恨他,可是卻仍舊真的…很愛他。
    如此對比如水火般無法共存的兩種情感,同時激烈地擺盪在若曉心中。
    此時此刻,兩人間,只有對彼此的慾望是真,其餘只剩下是攻防之戰——他想逃避她不愛他的事實,而她,想激怒他讓他推開自己。
    所以,她不掙扎,也不抗拒。
    若曉雙眼毫無退怯的直視著若暮,主動而挑逗地看著他。她甚至學著若暮的方式,曖昧的滑過他的肩膀,撫過他的背脊,甚至引誘他更深入似的扭動著身軀——
    禮若暮瞪大雙眼,眼底閃過震驚、害怕和厭惡,她到底在做什麼?對於他的侵犯毫無抵抗,甚至還主動迎合到底是什麼意思?
    他一把伸手拐住她的肩膀,把她和自己扯分開來,俊美的臉龐上怒氣騰騰:「禮若曉,妳到底打算做什麼?」她沒有推開自己,反而變了個人似的主動迎合讓他更加慌亂。
    若曉喘著零亂的氣息,手順手撥去遮住瀏海的髮絲,勉強牽起一抹殘忍的冷笑:
    「看…看吧?怎麼樣…都無所謂了喲。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