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7 你不能這樣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「我、我從來就沒這樣想過…」沒有人能救她的——她是自願的呀,誰要幫她?「可、可是,可是算我求你好不好?哥哥…你不能這樣會給別人看到的……」她喘著氣,在快感撥撩下,拚命的努力把話說完,連現在的語氣,聽來是那樣煽情都沒注意到。
    若暮看著她被自己侵犯到逐漸無力閉上的眼,喘息的唇,那樣脆弱的抖著,無助又惹人憐愛。他脫下自己的外套,速度極快地給她覆住身下,然後在她就要扶著池子邊緣癱跪在地上的那一瞬間,打直她腰身地將她橫抱起來。
    「…呀?」她連驚呼都只剩氣音,軟軟的癱在他懷裡,被少年抱著。
    水池為中央的岔路,分界兩者的玫瑰花叢間有個半個人高度的叢洞,若暮看著她,用眼神示意她進去。若曉起先不肯——但只有兩秒不到,腳步聲更接近了,她不得以只能妥協,彎著腰往那小洞鑽,玫瑰花叢的枝葉緊貼著她肩膀,隨著她爬進去的時候沙沙地發出聲響,聽起來簡直像有人在低聲交談似的讓人不安。
    她原本還擔心沒路呢,結果一下子前方就出現的光亮…像愛莉絲夢遊仙境一樣的遭遇,一片不到三坪的草地空在玫瑰花叢間,正好夠兩人容身躲藏。居然有這種地方?她懸著的心還沒放下來,就忽然被雖後進來的若暮捉住手腕,將她轉過身來。
    「什麼?」
    「噓…」
    「你、呀…」她眼睜大,話又還沒說完,若曉低低地叫了聲,就見背著月光的幽暗少年,正面向著自己,睜著閃閃發亮的雙眼。
    若暮看著她,臉上的表情悲傷又陰冷——他連自己在做什麼也不知道了。溫暖的身體壓在她身上,為若曉擋去了涼意、擄住她嬌嫩待採奪的唇,放肆深吻。大手扯翻起她的裙子…然後,又是一次緊密的貼合。
    外頭有人,會被發現——她知道,但她卻沒辦法推開他,若曉最後只能再次摀著臉,忍著喘息和脫口而出的斷續叫聲,躺在草地上,任若暮瘋了般的強佔有自己。她腿間的濕液汩汩的流著,若暮每次的進入都慢,卻又用力的像要把自己埋進她體內似的抵得極深,退開時磨蹭過濕嫩的壁間…磨擦出更多的渴求。
    「啊…不…啊……」她盲目而困惑地看著他,雙眼失焦的如她早已沉淪的身體,在他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入侵迷亂的緊縮著。若暮看著若曉的雙眸,不自覺的吻她,唇齒間唾液沿著嘴角流出,滴在她黑色的禮服上,彷彿象徵著她的墮落。
    「……話說,她真的到這裡來了?」毫無預警的,文娜娜的聲音忽然傳進兩人耳裡,嚇得原本早已隨著若暮近乎蹂躪的性愛,瀕臨高潮邊緣的若曉全身緊縮,抬起臉來,像已被捉姦在床的驚恐。
    「是啊,泰依絲陪著可憐的我參加這宴會啊,人卻不見了真是奇怪…」尹伊承邪笑著的聲音,慢吞吞的跟著傳來,他似乎很無聊的踱著腳,走在娜娜身邊。
    「嘖,就說打狗要看主人——你家傭人和你一樣,眼瞎了,連看個人到哪裡都會看錯。」
    「什麼嘛~我家管家可是去瑞士受訓過才空運回來的,聽妳這樣說趙叔叔要淚奔喲。」
    文娜娜和尹伊承?
    若曉慌張的看著若暮,他卻一臉毫不在意——但卻又不太高興似的回望著她,聽見尹伊承的聲音,若暮的心又是一陣惱怒的醋意,他看著若曉,忽然詭異的笑了——不妙!若曉還沒會意過腦中的警示,就馬上感覺若暮抽離開她體內,同時帶出濕潤的一片滑意…好丟臉!——又還沒丟臉完,若曉的大腿就被若暮箝制住、打開…然後,少年的黑髮西西窣窣的覆蓋上她的腹部,某種比剛剛…更濕燙、黏潤的肉感,正邪肆地撥弄著她禁地所在。
    圍繞著花蒂輕輕的轉動著,像在品玩口中的一顆糖果般,還又含著吸允了幾下,嘗不夠味的舔了又舔。若曉伸直著身體,握緊拳頭。一陣電麻的快感自那點迅速的竄遍她全身上下,讓她抽蓄著猛搖著臉,想擺脫這樣難以忍受的挑逗。
    很舒服…若曉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噁心,但她確實覺得很舒服,甚至差點連忍住的呻吟都脫口而出了。好險,若暮早已預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失態,他那修長柔軟的食指與中指,早在她叫出聲前,伸進她嘴中,結結實實地塞住,沒讓她出聲,而只有淺淺的一聲悶哼。
    「嗚…」
    話雖如此,若暮的手指在她口中,卻仍舊是不安份的學著舌頭動作的方式轉動著,讓她同時被探取般難受,兩隻手指與她的舌頭交纏在一起…手指沒有舌頭柔軟,卻比它更靈活,夾著若曉的舌頭,轉著、繞著,像在逗引蛇般玩弄著,甚至還學著身下的抽插般慢慢退出她口中,牽引絲絲銀絲。
    「我說,你家這個花園怎麼沒乾脆放把火燒掉啊?居然還在…」不知道不遠處有人正在做著極為淫靡之事的娜娜,看了眼玫瑰花園,相當不客氣的發表了觀後感。
    尹伊承語氣無辜:「玫瑰很漂亮啊,幹嘛嫁禍燒它們哇?好殘忍耶~」
    娜娜聽著,停下腳步,回過頭來:「越是漂亮的東西,你不是越見不得她好?」
    察覺娜娜話中有話,尹伊承輕笑了聲:「她?」
    這番話並沒有傳進草叢裡糾纏著的兩人耳中。若曉腿反抗的——又像求他停留的緊緊箝制著若暮的頭顱。他的舌頭,正放蕩淫肆的翻攪著她的幽處…那兒如同花園,甜美而引人逗留。
    除了刺激她最為脆弱的敏感的陰蒂,若暮甚至還伸長舌頭,不疾不徐地沿著其後的凹壑輪廓,細細舔弄,唾液和她的稠液潤滑著,讓這樣逗引更加讓人…無法招架。好丟臉,可是又好舒服——理智與欲望的折磨,讓若曉抵抗不了。她嘴裡含攪著若暮的手指,而最私密的地方也在他舌下…這樣的“折磨”,讓她湧起更強烈的快意。
    很快的,只在外頭的撥撩,再度誘引起若曉體內的騷動,始終在外圍的引誘,無疑是獵人的計謀,而她卻只能束手就擒的引狼入室…
    然而,若暮何嘗沒為她在他身下化為一灘水般的迷離模樣,而得到滿足呢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