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9 絕望的孩子們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他和她的關係,越來越複雜不清了。
    若曉劇烈急促地喘著,無力的手臂環住交疊在若暮的肩膀上,他同樣也是精疲力竭地倚在自己身上,全靠若曉勉強坐直身子,兩人才沒摔躺在草地上。經歷一次刺激烈而瘋狂的索求,他們倆早已連提出尖銳語句的力氣都喪失了,只能這樣緊靠著彼此,在這樣無言的沉默中,以彼此的溫度取暖著。
    這世界上…真的有神嗎?
    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,那麼,祂為何允許著他們接二連三的偷嘗禁忌的果實呢?那樣甜美,那樣絕望的滋味,叫人身在天堂中歡愉,心卻在地獄,一再一再地被殘忍的撕裂開……
    若曉慢慢地抬起臉來,兩臂沙地順著若暮的肩膀滑落。察覺她的動作,若暮鬆開手退開緊擁的姿態,往後挪了些,他看她雙眼空洞,魂失了般茫然,喪失血色的嘴唇,還唗嗦唗嗦地顫抖著,隨後吐出的話也隨著發抖而字字斷裂破碎:
    「…為什麼?」
    為什麼我都那樣說了,你還要碰我?
    為什麼你…分別十年後,要那樣對我?
    又或者,對現在的她而言,最想問的,是為什麼──你是我的哥哥?到底為什麼…她會為這樣的他,心動呢?
    「為什麼還要碰我?我都已經跟你說了不是嗎?我,我隨便誰都可以、隨便誰都會有反應的…連自己哥哥這樣碰也無所謂的那樣骯髒…我都那樣說了…明明都這樣告訴過你了,你為什麼還要碰我?為什麼…到底為什麼?」
    他默然,此刻的若曉就像是易碎的陶瓷娃娃,脆弱到已不堪任何碰撞打擊。那樣差勁勉強的藉口,她真的以為他會相信嗎?
    若暮只是生氣,氣她想推開自己,卻又不願用會傷害到他的態度,那樣憐憫的溫柔,為什麼,為什麼她總要那麼善良?她的善良,她的無邪,都是他所企求不及的憧憬。他想要她,他被她吸引,理由或多或少也正因為若曉擁有他沒有的一切,就像渴望光明的怪物般,奢望著她。
    他很痛…但這樣不斷傷害她的始作俑者,不就是他自己嗎?因為他的自私,才會造成她這樣痛苦。對不起,對不起這三個字在他腦海中不斷迴盪,可他早已連說出這三個字的勇氣都沒有了,即使這樣自責的心情,不斷折磨著自己,若暮卻又絲毫不後悔……真正噁心的那個人,是他,而不是若曉。
    他想這樣告訴她,想撫上她的臉頰,像小時候那樣安慰她……但他,沒有那個資格。
    若暮沉默良久,當全世界彷彿都靜止住了般冰冷的最後,他才低聲開口:
    「因為,我不在乎…」
    ──我不在乎妳是否真的像妳說的那樣不堪…而且想必也不是事實。若曉,妳太傻了,妳以為我會不知道嗎?妳…妳一點都不像妳說的那樣汙穢,妳會那樣說,會那樣縱容,全都只是因為我…
    因為他,為了禮若暮,為了她唯一的哥哥。
    「不在乎?」女孩劇烈地晃動著肩膀,臉上扯起的嘲諷笑容很難看也很失敗,像明明哭泣著卻又必須登台的馬戲團團員「即使知道你這樣,對我而言,其實跟那些女人對你的心情是一樣的也行嗎?若暮…現在的你對我來說,真的跟情夫床伴沒什麼兩樣了呀?」
    她想激怒他。
    「你卻說你不在乎?那麼多女人,你明明有那麼多暗戀你的人……你卻偏偏要這樣的我?」這幾天來她明白,若暮真的很受學校女同學的歡迎。她不懂,他明明有那麼多…選擇,他卻偏偏執意跟自己連續發生關係,為什麼…這樣的復仇,他到底想要得到什麼?
    若暮平靜的撇開頭,試圖遮蓋掉眼底的內疚與悲傷。
    「我不在乎,禮若曉,不管妳怎麼解讀我的行為。我想碰妳、只想要妳都是事實,所以我什麼都不在乎。」
    她不會愛他,他早就知道了。
    而他,不也正是在這樣的前提下,才敢那樣無所顧忌地,越過那道血親禁線嗎?
    若曉沒有回答。
    她想必氣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吧?沒辦法,他就是這麼不堪,即使她都這樣表態自己不想要了,他卻還是恣意妄為──
    若暮自嘲的笑著,轉過頭來,卻愣住了。
    她從來沒有像這樣哭過。
    彷彿永遠無止盡的斗大淚珠,一連串地自她曾輝耀如星空的棕眸斷線地滑落,控訴又像哀求的話語連續不斷地脫口而出。她曾有多乾淨,如今就有多汙穢,若曉滿懷著一半對自己,一半對若暮的厭惡憎恨,摀著臉,悲慘的痛哭著。
    「妳…妳為什麼哭?」若暮愣住了,他想笑,想假裝無所謂,慘白的嘴唇擠出失敗的冷笑「妳不是說誰都可以嗎?」
    誰都可以…那是因為只有你不行。若曉在心裡重複道,只有他不行,若暮…她的哥哥,絕對不行。再這樣下去,她對他的欲望,一定會擴大到無法收拾的局面的。
    她說不出口,也羞恥到無法承認自己的真心,於是最後,那悲慘的情緒如狂風暴雨般,摧殘刮過她本來就混亂不堪的內心,悲慘、迷惘、憤怒與愛憐在那樣不堪的敲盪下,化為奪眶而出的,眼淚。徹底潰堤,徹底崩潰,無法掩蓋也無法抑止的嚎啕大哭起來。
    她像個孩子般一把往前摟住若暮,緊緊的抱住他,臉靠在他的頸子旁,哇哇大哭道:「不要再繼續了好不好,若暮…會拖累到你的,十年前我已經害了你一次了,十年後難道還要再害一次嗎?」
    這根本與她無關。
    那都是藉口,是禮若暮說服自己汙濁欲念的藉口罷了。沒有人需要對十年前的事情負責,何況是最無辜的她…若暮深深明白自己的可恥,他貿然用了這個理由來傷害她,她為什麼要真的傻到信以為真呢?
    「若曉…」
    若暮嘆了口氣,猶豫了一會,才輕輕環擁住她:「妳是在…為我而哭嗎?」為什麼,他會在這樣的時刻底,感受到一絲甜蜜呢?
    懷裡的人兒一陣抽蓄,伴隨一聲怒吼:「不然我是眼睛進沙子還是跑去切洋蔥了嘛!」
    「呵…」他苦澀的笑了,同時又摟緊她了些「即使我這樣一而再三的傷害了妳之後……妳還是會替我感到擔心嗎?」
    她還是會為他流淚,為他擔心──若暮抬起頭,直視著懷裡的女孩,他的眼很悲傷,嘴角卻又弔詭地不自禁揚起。
    若曉回望著他,有些不明所以的羞怯起來。老實說,她覺得她對他的關心並不單純,雖然她拚命催眠自己,那是身為妹妹的心情…卻又參雜不少逾矩的情愫。
    少年伸出手,溫柔地替她拭去眼角上殘留的淚珠,水接觸到手上時已失去溫度,隨著他微蹭過若曉的臉頰,涼涼的貼在他手背上:「值得嗎?」
    「什…麼?」
    「值得嗎?若曉。我啊,不值得妳為我流淚,所以噓…不要哭了,好嗎?」
    若曉扁著嘴,用力地搖了搖頭。睫毛上蘸著的晶螢淚珠,也隨著晃動滴落而下,像玫瑰上的露珠般啪地滴在他的掌心間。即使哭得鼻子都紅通通了,嗓音也哽咽沙啞,她在他眼中卻依舊是那樣可愛。
    永遠得不到的女孩。
    他的妹妹。
    「你是我的哥哥,不管你怎麼樣,都是我的哥哥。你是我最重要的人,所以我,若暮,我跟你,不能再繼續這種關係了。」
    若曉輕輕的把手掌放在若暮的手掌心上,她的手好小,在他的手掌上,更顯得弱小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