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禁斷╳孿生 開始,無法拒絕的關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0 永遠無法改變的,現實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若暮一臉陰戾,天知道他為了控制顏面神經就幾乎快力氣全失了,他倏地反握住若曉的手掌,抓得極緊不肯鬆開:「我說過,我早不把妳當成妹妹了。」
    分開後再次見到妳開始,他一直是以一個男人的身分,瘋狂地愛著這個女孩。她為什麼不能接受?為什麼總要這樣對她的真心視而不見,胡亂踐踏呢?
    若曉沒有抽開手的動作,她只是小心翼翼地仰起臉,一臉認真地看著他:「可即使如此,你還是我的哥哥啊……我是你的妹妹,這一點,不管怎麼樣,是永遠無法改變的事實。」
    這樣毫無餘地的絕情話,同樣也是在對她自己說。
    無論如何,他,永遠都是她的哥哥。什麼理由,什麼藉口,都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。
    她明明應該恨他的。
    分別十年後,他對她所造成傷害,那一夜的恐懼害怕,茫然無措的每一個畫面,如今仍然歷歷在目。
    回到台灣後,即使他偶爾對自己所流露的那一絲一毫短暫的溫柔,他仍舊不停地在傷害她。這樣的他,對這樣的他,她為什麼沒有半分想要報復他的念頭呢?她其實可以反過來傷害若暮的,但她卻從未有過這樣的主意,只是像個傻瓜一樣,拚了命的想保護這樣對她的若暮。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是在這世界上唯一的哥哥嗎?
    不是,並不是因為這樣。
    若曉很明白,她對她哥哥,懷抱了另外的情感──喜歡,越來越無法停止的喜歡,怎麼辦?她的的確確是愛上她的哥哥了。可是,又怎麼樣呢?
    喜歡他,就能改變什麼嗎?
    一切都沒有改變,反而變得更加複雜。
    若曉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失去他,再也不要像十年前那樣分開了,但她對他的感情又該怎麼辦?放任不管只會變得更加無法收拾,想要斬斷卻又依然這樣糾葛不清。
    神啊,她是著魔了嗎?竟然會喜歡上她的親生哥哥……
    對於若曉的回答,他再度自知理虧地沉默了。
    因為若暮比誰都明白,他妹妹現在所做的一切,並不是真的為了推開他──當然結論上對他而言是一樣的。他這個笨蛋妹妹,並不是因為有了別的男人,所以才想要斷絕現在這樣的關係,而是,純粹為了他。
    她為什麼總是那麼善良美好?他明明都這樣殘忍的傷害她無數次了,她卻依舊憐憫自己,包容著他……
    若曉很愛他,比他以為得還在乎自己…可是,他不想要她對他的這種愛,一點都不想,甚至厭惡至極。如果若曉不能像愛一個男人那樣的愛他,那他真的寧可,她恨他。
    像恨一個毫無關係的仇人那樣,恨他。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想再度拐住若曉的手臂,把她拖回剛才的草叢裡,再次撕裂她的裙子,讓那一切道德良知全部都見鬼去,再度看著她在他身下沉淪高潮,在欲望中喪失矜持的撩人模樣…
    這樣邪惡的無數念頭晃過他的腦海中,眼前的女孩有些虛弱的微笑,滿是皺痕的黑色裙子底下還微微撩起,露出潔白的大腿,那剛剛歡愛過的泛紅雙頰,身上淡淡的香味……這樣,對男性絕對是勾引似的邀請。
    所以,他朝她伸出另一隻手,帶著幾分顫抖,幾分不由自主地探向她──
    手掌溫柔地拂在她頭頂上,輕輕地拍去若曉的頭上的草屑。
    他不值得若曉為她流淚。
    因為他明明比誰都清楚,他對她所做的事情,會對她造成什麼傷害……他卻還是利用她對他那份親情的束縛,殘忍地拿她來滿足自己的齷齪欲望。
    而對於這樣的他,自然是會有報應的,不是嗎?
    愛上自己妹妹的罪,嘲弄他卑微願望的懲罰──
    就是永遠得不到她。
    若曉對若暮的舉動感到吃驚,她怯生生地抬起頭來:「哥哥?」
    為什麼…要叫他哥哥呢?明明以前的她,是從來不叫自己哥哥的啊。那一剎那,他很想哭。眼睛和心臟都被緊揪住似的一陣痠疼,她對他的溫柔,她對他的親情……
    即使知道那究竟不是他想要的,他卻還是不想放開。
    兄妹。
    他們是兄妹啊。
    「呵…」若暮忽然悽然的笑了,絕望而苦澀的笑容,在黑夜裡看來,令人心疼「妳就那麼想要我這個哥哥嗎?」一聲低語,匡噹一聲,在玫瑰花園裡聽來,像什麼東西被摔碎似的破裂開來。
    「嗯…」她猶豫了一會,最終老實地點了點頭。她知道自己很卑劣,即使待在他身邊,只當他的妹妹也好,她再也不想和他分開了。
    再也不想了。
    「那我…之前對妳做的事……」
    她急忙開口:「我可以假裝通通沒發生過的啦!」他能留在她身邊──以兄長身分為前提的話,就已經令她無比狂喜了。
    若暮嘆了口氣:「…那個,不許忘記。」說完,便伸出食指往若曉的額頭狠狠地戳了一下。
    她始料未及,哀叫了一聲,扶著自己的額頭。
    我愛妳。這點,妳不許忘記。
    這句話,他終究沒有勇氣,對她說出口。
    「走吧,我們…回家吧。」
    這夜,舞會結束了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