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赝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二章 逼债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这想着,目光突见到一个披着斗篷,戴着皮帽子的人,红红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进来,对方进来后环顾,目光与苏子籍对视,面颊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,冷冷一笑,就在曹进财占的位置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是张老大,果然这逼债的人,也要等个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抵达,也不说话,只是坐在那里喝茶,时不时投来阴冷的注视,苏子籍顿时领悟,心中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就在这时,外面聚集的人一阵骚动,酒楼这里的人,也跟着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考试揭晓,谓之“发案”,鸣炮用吹手,上贴五名,下贴十五名,还有人念榜,念榜一般是县衙的主簿。

    果然,当苏子籍从敞开窗户看过去时,就见一个穿着正九品官服的中年人,捧着个木盘子,在衙役保护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看上去。

    临化县的这次县试,录取不过二十人。

    榜单唱名是从高到低,主簿清了清嗓子,就念着“承寿十七年临化县县试,第一名……平茂乡余律!”

    当余律的名字,由主簿说出来,苏子籍能感觉到,余律松了一口气,再自信的人,在没有结果前,终还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啊,余兄,你中了,是县案首!”张胜立刻喊着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就是余律,果然是他,中了县案首,秀才是必中。”这一刻,酒楼内响起了惊讶羡慕之声。

    苏子籍坐着,虽早就预料到了,可还是暗暗叹了口气,向余律道喜“恭喜,余兄,你中县案首是实至名归!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的水平,还在我之上……”余律摇首,读了十年书,这眼光能看出,不过他的话,被下面的唱名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名,寻牛乡益金福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名字说出,酒楼里立刻有一个角落发出了骚动,有人激动念叨“我中了,我中了!”

    恭喜之声顿时响起,人人投去羡慕的目光,随后安静等着下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第三名,安户乡马文栋。”

    苏子籍亦坐在听着,直到听到主簿念到了前十名,还没有自己名字时,就感觉到有一些恶意的目光朝自己投来,不用看,就知道大多数来自同样等结果的债主以及张老大一行人了。

    见着主簿咳嗽,取水来喝,曹进财喜笑颜开,对张老大说着“果然,这苏子籍是个烂泥扶不上墙家伙!前十里没有,肯定是落榜了!”

    张老大听了,原本面无表情已带上了狞笑,张老大十三岁出道,到现在,足有二十年江湖生涯,人不狡诈,早就不知道沉到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苏子籍的把戏,他是一眼就看穿了,不但没有休怒,反引起了警惕和怀疑。

    “想趁着县试,学子云集时扎堆,让我动弹不得?”

    “莫非严二的死,和他有关?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关系,这样聪明的人,又是敌人,断然留不得。”此时,张老大还没有想到杀人,现在大郑开国不久,不是乱世,政治清明,出了事,自己也逃不掉!

    “但是可以打断腿,科举讲究仪态,可不要跛子。”脑子只一转,张老大就生出一条毒计。

    “现在,就当众逼一下,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是个欠债的穷鬼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老大已对着曹进财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曹进财见了,回过味来,突然起身,直直走到了苏子籍这一桌,站在桌前说“苏子籍,别说你没有中,就算你中了,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,你的债已经到期了!”

    不等苏子籍说话,张胜已拍案而起“你是什么人?这样出言不逊?滚滚滚!你这样的小人,休要污染了这地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赶人。

    曹进财不服,喊着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读书人就能不还吗?”

    声音嚷嚷,不少人都认识这赌场的曹进财,不由私语议论“难道是苏子籍欠了的赌债?”

    有几人就眼中发光,大郑可是明文宣布,不许学子赌博,违者处分。

    苏子籍看着这场面,说着“放心,虽我为了葬父,借了你的高利贷,但我说话算话,钱我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打我祖墓的主意,这是妄想。”

    说着,怀中取出了碎银,大概有七两。

    曹进财原本一惊,见只有七两,暗里松了口气,喊着“这点钱,连月利息都不够,快还钱!”

    这时,别说是酒楼内旁观的学子们,就是聚拢过来看热闹的人,也都询问周围人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连着角落里一桌,一个其貌不扬,穿一身酱色棉袍中年人,以及一个年轻人都看了过来了,当下就询问着上菜的伙计。

    “小人怎敢多说!”跑堂的伙计赔笑,就见着年轻人一皱眉,丢了块银子“再加些菜,上点酒,余下的赏你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两的碎银,伙计立刻顿时两眼眯成一条缝,身子一躬“谢赏!”

    低声就说着“那是本县黑巾会的张老大,与筏帮、增财社齐名,不知道为什么看上了苏子籍祖墓,设计了让他借了高利贷,三个月利滚利翻了差不多二倍多,这可怎么还呀?”

    “哎,苏子籍借贷也不是为了别的,是想厚葬亡父,是个孝子呢!”

    几句话,就把事情说清楚了,中年人不动声色,年轻人冷冷看着张老大,眼里带着森森“黑巾会?”

    “公子,请少安毋躁,我们这次来,不是查这些地痞,那是巡检的事。”中年人说着。

    年轻人点了点首,不说话了,不过这事不复杂,这时众人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借钱葬父,拒不卖墓,这是孝道,余律大怒“着实可恨,苏兄,我借你五两就是。”

    张胜也摸出了六两银子。

    “十八两,还欠了十五两银子。”曹进财没想到真有朋友愿意出钱,惊了惊,数了数才喊着。

    “十五两银子,我明天就给你。”余律沉着脸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余公子,您看这欠条,今天就到期了,到了明天,就得利滚利,不是十五两,是四十三两,减去十八两,还得给二十五两!”曹进财说着,扫了一眼,见余下学子虽同情,却没有人借钱,当下嚷嚷的说着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