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赝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三章 童生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余律气的全身颤抖,正要说话,却听见下面又继续喊着“承寿十七年临化县县试,第十一名……苏子籍。”

    主薄喝完了水,念完前十又开始念,虽贴榜时是上贴五名,下贴十五名,但这只是对拔得头筹的人来说,对一般读书人来说,能中就是好事!

    很多本觉得自己不会中前五的人,都眼巴巴等着十五名榜单揭晓。

    苏子籍没想到,十一名念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恭喜苏兄,恭喜苏兄!”

    “苏兄,你中了,恭喜!”余律跟张胜反应过来,而苏子籍提着的心,一下子落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至少是中了,至于中第几名,说真的,苏子籍不在乎,随后的九人名单,也陆续被念完,不出意料,里面没有张胜。

    苏子籍跟余律安慰了一番,张胜却想的开“这本就是早就预料的事,放心,我顶多是失落一下,倒不至于难过。倒是你们,一个县案首,一个第十一名,可要请我吃上一顿,庆祝一番才成。”

    而酒楼内中了的人也都在互相恭喜,坐在角落处的张老大脸色难堪,说是猪肝色都不为过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打手们这时也懵了,迟疑相互看着,就见着一个学子喊着“你们这些小人,休要污染了这地,苏兄,我借你一两!”

    “苏兄,我借你二两!”有人回过味来,纷纷慷慨解囊,余下十五两银子,不消片刻,就凑足十二两。

    还有三两,却也为难,学子们身上拿不出了。

    “还缺三两!”曹进财刚才心都要跳出来,他知道点内情,知道张老大,可不是贪图这几两高利贷,而是要夺这童生的祖墓,并且还有着桐山观道长的手腕,自己可不能搞砸了。

    这时唾沫四溅“我们在道上,也得讲规矩,不能拿的一分钱都不拿,应该拿的见官都不怕!”

    “别说你仅仅中了童生,就是中了相公,我还是这话!”

    “要不,现在还钱,要不,用你家墓地还,算多点,折你三十六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爽快签了约,不但可以还清债,还可以给你三两银子,让你去进学,上府内考相公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事情已明明白白,有几个外人面露不愤,摸着囊中,但张老大目光一扫,几个看热闹的人就缩手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是学子,有读书人的体面,给张老大盯上了,就痛苦了。

    见着四下哑巴,曹进财哈哈一笑,才要再威逼,只听有人说着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谁?”曹进财只觉得处处不顺,怒吼着,只见这人身材中等,却很年轻,这时冷冷扫了一眼,转身对苏子籍说着“我是陶馆人,也读过些书,可惜没有中举,你中了童生,不知我可不可以读读你的文章?”

    苏子籍恰带着草稿,这时看去,见年轻人虽说话和气,却隐隐带着森严,心有所悟,当下一笑,说“请指教!”

    说着取出草稿递给那人,年轻人只看了一眼,就笑“你这字尚可,但有些方正光洁但拘谨刻板,就算要学馆阁体,也得匀圆丰满,正雅圆融才算入门。”

    馆阁体是指因科举制度而形成考场通用字体,在前朝即已出现,不过既是通用,自然有着千篇一律、陈陈相因之弊。

    但写到极处,正中生雅,秀润华美,可所谓圆融,苏子籍倒听说过这个,可他也很无奈,自己区区寒门读书人,又才来几天,实在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年轻人说了句,接了文稿,坐下仔细翻阅,曹进财见了大怒,心想一个比一个狂妄,就要大叫,却被张老大狠狠盯了一眼,当下止住了。

    年轻人看了许久,又把稿子给了中年人,说着“你基本功底还算扎实,不过这不稀罕,经意文章,却有点火候了,才童生十一名,临化县的文治水平,有这样强?”

    中年人也阅了不语,看了过去,点首“经意文章的确尚可,就是五言试帖诗只能说是平平。”

    苏子籍说着“诗贵在才情,我才情却是贫乏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听了大笑,摸了摸袖中,“啪”一声,一块银饼就丢了过去,砸在了桌上,众人看去,见是一块完整的官银,五两重,底白细深,九八色纹银。

    “银子够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,谁?”曹进财惊怒的问着。

    年轻人冷笑一声,说“银子还了,至于问我的姓名,以及你不服气,可以到陈家老店来找我,现在,你污了我的眼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曹进财还想说话,张老大看了几眼,却隐隐渗出点汗,站起来,收了银子,就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下楼行了几步,曹进财纳闷,就叫着“老大?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落,只听“啪”一声,挨了张老大重重一记耳光“混蛋,你的招子放亮点——老庄,你来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老庄苦着脸,取出了这银子给大家看,见大家郁闷不解,他闷声说“这是成平郡的官银,泛着青气,是十足成色,看上面的戳印,这是今年新铸的官银!”

    “官银是什么,是官府铸了上交给国库,再由国库分发着下用,这成平官银新铸不过一月,凭什么现在就流通?”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人能流通?

    老庄外号叫“包打听”,说到这里,嘴唇都在颤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是上面官府的人?”曹进财不是愚笨的人,这时想了想,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九八不离十。”张老大咬着牙说着“还是可用官银的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怎么向桐山观的道长交代,他们可真有法术的,很邪门。”曹进财不甘心的说着。

    事实上,桐山观的道长私下还许了银子给他。

    “再邪,有官府厉害吗?告诉桐山观,这两个人不走,别想着我们动手。”张老大狠狠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群蠢货,根本不记得前几年,郡里扫荡,官府没有出铁甲,单纯的三个巡检司联手,就箭如雨下,只花了一天时间,江湖上相承百年的飞鱼帮,就烟飞云灭,而名声赫赫的十八罗汉在箭阵齐射下,全部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虽帮主段思聪逃出,并且逆袭,杀了县令,但反而激起了朝廷的怒火,名捕云集,编厢兵一千余人,布下罗网,段思聪虽武功高强,转战三天三夜,连杀一百零九人,但终在天罗地网中力竭而死。

    和官府斗,找死吗?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乱世了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