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赝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五章 尾缀之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这时余律喝了几杯酒,在两个损友一个白脸一个红脸的撺掇下,说“是这样,我舅家有个表兄方惜,颇有才名,但为人有点……佻脱。”

    余律说到这两个字时,脸红了,显是不习惯背后说人坏话,不过桌上都是损友,也就继续了。

    “每次看见漂亮少女,总喜尾缀之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一周前,遇到一车,风吹着车幔,看见里面有个少女,很美丽,目炫神夺,跟了数里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小姐面皮薄,生怒泼了水,当时就水眯了目,拭了,发觉车远了,也就遗憾回去了,本不当回事,可不久脸就肿了,当夜请了几个医生看了,都没有办法,一直没有消退,疑是鬼神之为,现在连县学都不能来了,怕丢了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余律摇头直叹,既担忧对方,又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苏子籍跟张胜听完后,面面相觑,魏朝风气开放,大郑更有过之,但尾随少女数里路,这种行为的确很过分。

    张胜就直接翻了个白眼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余律又叹了口气,不得不说,这事做的,的确挺活该。

    苏子籍听到了鬼神事,并不怎么相信,只是安慰“或过几天就好了,又或去拜拜神。”

    余律点头称是,说“之前已约好,等县试后,我们就去城外桐山观上香,这是很灵验的道观,观主惠道真人很有些法力,两位贤弟若下午有空,不如我们同去?”

    苏子籍本不想去,可听到“桐山观”三字,突想起这名字曾从被他所杀的两个混混口中得知,本来就打算有时间去打探一番,现在倒可以跟着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好啊,同去!”压下眼底的戾气,苏子籍笑着应了。

    张胜更是爱热闹,自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余律选在这里请客,也有等着牛车来接自己,直接出城的意思,三人又耗了一些时间,余家仆人果赶着牛车到了。

    三人上车,桐山观并不远,车马辚辚而去,等到了观前,已有几人早一步等候着了。

    桐山观

    风景不错,山虽不高,才五十余米的缓坡,可遍植着竹林,就算是现在,都青翠欲滴,风吹过时,竹叶摇摆,而台阶上立着数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青年眼如点漆,看起来丰润潇洒,似是人群中心,一个肿着脸,大约就是余律的表兄方惜,余律下车,就过去介绍“这是苏兄,苏子籍,新进的童生,这是我表兄方惜。”

    方惜这时眯缝着眼,本来帅脸给挤得变形,勉强露出个笑脸,颇是滑稽。

    “这是郑兄,郑应慈,现在已通过了府试,是第三名。”余律笑容满满,热情给苏子籍介绍。

    苏子籍眼神一亮,听余律提过,其舅母娘家的郑家,出过一位进士,在临化县是数得着的官绅之家,此人虽未必是嫡支,这样年轻就中秀才,当然是同辈中的佼佼者,见礼“见过郑兄。”

    “苏兄客气了。”郑应慈淡淡说着。

    苏子籍明显能感觉到,比起自己,郑应慈和方惜,对张胜态度略亲近了几分,也不恼。

    虽张胜未中童生,但家世好,与方郑两家是世交,就自己是个新人,有生疏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几人略闲谈,就沿着台阶上去道观,道观沿山几进,环境清幽,颇有些雅致。

    绕过前面,就到了跟惠道约好的地点,一个小道童正巧过来,连忙稽首,得知来意后,稚声说“诸位公子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去请人。

    片刻,听的走廊脚步声,一道青色身影随即出现。

    “惠道真人,您看我这脸……”一见来人,方惜急忙凑上去,他的脸这一小会,似乎又红肿了几分,油亮油亮。

    对面的惠道看上去五十左右,身材修长,略消瘦,保养得颇好,眉目间皆是闲淡,看上去极有气质,行走间,如同一只仙鹤。

    再看穿着,一身青色道袍,足蹬麻履,周身上下也并无装饰,又不显寒酸,只让人觉得这是高人风范。

    方惜连连作揖求告,惠道看来是熟识,也不迂回,只看了看就薄怒“你这个生徒子,素来轻薄,积下多少恶缘,才有此薄惩,再过半月就会自然消了,无须我来医治,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方惜哭丧着脸,哪里肯就这么走,苦求“县学不去就罢了,府试将近,亲戚众多,这肿着脸实在难以见人,求真人解救!”

    别的几人,除了苏子籍,亦开口帮着恳求。

    惠道扫了一眼,只是沉吟“兹事体大,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张胜看看余律,余律沉吟,没有反对,张胜就不动声色靠过去,袖子碰着道人的袖子。

    惠道脸色转好,继续沉吟“张公子诚心了,既是如此,我给你治一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怀中直接取出了一张符纸,在手中一抖,就无火自燃,接过小道童递过来的水碗,将符纸灰洒进水中,又摇均了递给方惜。

    这是桐山观很是有名的符水了。

    据说能治百病,尤其对这种被鬼祟所伤的事十分见效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求到,需要诚心方可。

    方惜望着这一碗灰扑扑的符水,有些犹豫,可想到自己现在这情况,最终还是咬着牙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苏子籍微蹙眉,本就对桐山观印象很差,看到这一幕,更觉得这就是一群骗子。

    无火自燃,是洒了磷?

    才想着,惠道回转过来,五十岁的人,已有皱纹,唯眸子明净黑漆,仿若年轻人一样,注视苏子籍,问“这位公子,可是不信?”

    苏子籍疑心惠道就是谋害自己的主使者之一,被这一望,更加了几分警惕,笑着“我昨夜尚读圣贤书,子不语怪力乱神。”

    惠道笑着“读圣贤书是好,不过你可听过又一句,敬鬼神而远之?”

    隐含的意思就是,若无鬼神,何必敬而远之?

    苏子籍要再说,这时突听到方惜“啊”一声大叫,水碗啪一声落地,疼得捂着脸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别人见状,都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惠道此时也有些疑惑,暗想这妖气很是顽固,只是安抚众人“莫慌,这在驱除妖邪之气!”

    余律让仆人帮忙按住方惜去抓挠的手,劝着“表兄,请忍耐一下!”

    可目光落在了方惜脸上时,直接怔住了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脸,我的脸怎么了?”方惜虽被余律拉下了捂着脸的手,却面露惊恐,尖声叫起来。

    余律这种沉稳之人,乍见下,都带着一丝惊骇,更不用说别的看到了方惜脸的人,皆下意识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就连苏子籍,也脚步迟疑,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无他,实是方惜此时模样太骇人了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