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赝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六章 贵人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原本就是红肿泛着光的一张脸,令人有些不忍直视,此刻绷紧了皮肤的肿脸上,一大片红点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迎风而长,片刻间,就在众人的注视下,变成了密密麻麻的红疮。

    “少、少爷!你的脸,你的脸红了一大片……”跟着方惜过来的两个家丁,看到这一幕,情不自禁吞咽了下口水,两股战战,既惧怕回去被老爷责罚,又不敢立刻上前靠近少爷。

    “真人,这是怎么回事?!”余律心惊下,立刻扭头看向惠道,问。

    原本他对这位桐山观观主是颇为尊敬,却不料惠道给的符水,竟让表兄落到这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虽说此事是方家先提出,可余律还是觉得陪同而来的自己亦是有着责任。

    郑应慈亦发出了惊声“真人,这怎么了?”

    惠道看到了方惜的脸,但因这事出乎预料,让反应比余律还要慢一些,此时被余律跟郑应慈质问,立刻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莫慌,这应是邪气过盛,一般符水无法驱除,反激起了反扑,贫道这就用观中珍藏的符纸与方公子服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惠道就立刻快步离开,两个家丁要阻拦,被余律制止,目送着远去,才要说什么,就听到了身后突然拔高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,好疼,疼煞我也!”

    跟之前的难捱相比,此时的疼痛,让方惜根本忍不住,甚至想要用头去撞柱,被余律连忙拦住。

    就连郑应慈都上前安慰方惜。

    片刻,随着急促的脚步声,去而复返的惠道,手捧一褐色木盒,令小道童再取一碗清水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师门所赐的符纸,化水冲服,比方才威力更大,一会儿按住,免得他伤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道童已端着水过来,惠道将木盒啪嗒一声打开,里面只有十几张叠在一起的符纸,取出一张,轻轻一抖,符纸迎风自燃。

    方惜此时已疼得大汗淋漓,水碗一递过去,抖着手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人都屏住呼吸,等着方惜的反应。

    结果,片刻,殿内就再次响起了方惜的惨叫,甚至比刚才更响亮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好疼!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余律脸色这次是真的沉了下来,看向惠道,指责“观主,你对此,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正要再说什么,就听到了一声比方惜更尖的惨叫,顿时就是一哆嗦,随后看过去,便明白了为何有家丁叫得比方惜还要惨烈了。

    方惜的脸,在红肿基础上,长了一片痘痘挤痘痘的疮,就已足够渗人了,而现在,那片痘居然密密麻麻,有了连通了的趋势,冷眼一看,就是在方惜的脸上,又多了一张小小的人脸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酷似,但着实骇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脸,我的脸到底怎么了?你们为何不说话?”

    方惜又不傻,在发现众人望向目光变得带着一丝畏惧,忍不住就去摸自己的脸,可手指刚触碰到脸上皮肤,就针扎一样的疼,让他嗷的一声,又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,自己不是行骗?”苏子籍这时上前一步查看,其实心里惊疑,符纸迎风自燃还罢了,这长出小脸,实在不科学啊!

    方惜哭声骤然停了一下,下一刻就惨号起来“真人,好疼啊!”

    “贫道真不是骗子。”惠道微蹙眉,心中惊疑不定“这事情蹊跷。”

    苏子籍还欲说,不想他介入此事被桐山观记恨,余律拉了拉,摇首,这桐山观势力不小,自己家世无所谓,苏家可不行。

    惠道倒没发现众人的怀疑目光,转而观察方惜,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不解之中。

    这方惜,的的确确是着了妖孽的道。

    因不过是略施小惩,最初给方惜喝的符水,就足够退了恶咒,让方惜立刻恢复,可结果却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为了挽回桐山观的声誉,不得不再次拿出观中的高级符纸。

    按说,这一张下去,莫说是这等小事了,就是再严重数倍,也能立竿见影生效,可让他更意外的是,这次,反让方惜的情况越发严重了。

    那痘痘,迅速转化成了初期的人面疮,若真的让其成型,出了人命,到时,桐山观的名声定会受损。

    惠道当然不想在自己手中,损了桐山观的名声。

    思及至此,惠道露出了为难之色,正要说话,正惨叫着的方惜,突声音一停“啊啊啊……咦?我的脸,忽然不疼了?”

    忙看去,就见方惜正摸着自己的脸,左看看,右看看,迟疑“你们看,我的脸,是不是看着好些了?”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里都在嘀咕,这看上去还是一样恐怖,但方惜突然又不疼了,这到底是好事,还是坏事?

    见惠道过来,为了给惠道腾出地方,苏子籍走开几步,谁料刚挪开,方惜就再次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疼煞我也!”捂着脸,再一次被疼痛折磨着的方惜,眼泪都飙出了。

    惠道仔细查看脸上人面疮,发现人面疮已越长越立体,若再任由发展下去,真等睁开眼,张开嘴,怕事情就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但对方惜刚才为何又突然不疼,惠道也有些不解,不过一转念,就有若有所思,喊着“诸位,这是邪崇,怕阳刚之人气,诸位请靠近些。”

    郑应慈和苏子籍听了这话,靠近了几步,果方惜疼痛又减少了些,当下他就信以为真,用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脸,挤着笑,对众人讨好“请大家不要离我太远了,帮帮我!”

    “贵人?”

    惠道见此心里一动,贵人百邪不能近,不想今日看见,实在难以压抑惊讶,目光炯炯落在苏子籍和郑应慈上,苏子籍被看得就是头皮一麻,下意识就要后退,心里思索这惠道是什么毛病?

    郑应慈却脸沉如水,一躬说着“真人,还请尽力救治,事后,我们必有香火金奉上。”

    诸家历年都有供奉,可不是在这时让人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妖气隐而不发,本是轻薄的小罚,不治的话,过半个月也好了,不想贪得点便宜,想提前治愈,反弄巧成拙,越发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我是的因果了。”

    惠道懊恼刚才失言,又听懂了意思,心中哀叹想着,知道今天必给个解决,不然,此事难以善了,心疼不已地说“我还有一法宝,可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一伸,从怀中掏出一面铜镜来。

    这镜子极袖珍,有些半旧不新,通体黄铜之色,样式质朴,一面没有图案,被磨得光滑,一面有着八卦图,放在成人掌心,足可把玩。

    惠道手一翻,就将镜子的镜面对准方惜,口中念咒,顷刻间,一道光直接照在了方惜的脸上。

    方惜被光一刺,忙闭眼,只觉得光暖洋洋,如春末夏初的暖阳之光。

    而在别人眼中,看到光时,就已被震住了,等惠道收起镜子,方惜的脸已恢复如初,不仅疮消失不见了,连之前浮肿,都顷刻褪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子籍看到这一幕,微微变色“我本以为是骗子,不想真有本事?”

    “不,比这更严重,和上次事件印证,这世界是真有鬼神。”苏子籍想起了县试前小庙变没时的一脸懵逼,现在更是震惊。

    而惠道也暗松了口气,目光在众人面前一停,事情既了之,贵人就更值得注意了,要知道二次符水不行,必须法宝才行,说明咒力深沉。

    “而能压制此咒,这贵人可不小啊,到底是谁呢?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