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赝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九章 推辞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方文韶接过醒酒茶,喝了一口,苦笑“中午这一筵是庆贺刘师六十大寿,直到申初时方散,虽刘师仅仅是秀才,现在名分还在我之下,但曾是我恩师,我哪能怠慢,提前辞去?”

    “而且其子刘弘墨本身上进,也已是秀才,更不能轻慢了,唉,要是惜儿有这出息,就好了,这次惜儿办了丑事,我只得推托染了小病修养不能前去,实在羞杀我也!”

    方郑氏知道丈夫深爱这儿子,但恨其佻脱,连忙说“儿子的病,已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过程细细说了一遍,又说“俗人说,福气压霉气,儿子结交的朋友,还是有些福气。”

    方文韶听了儿子的病好了,心中就一喜,细一想又沉吟“你是说,惜儿靠近了就不疼,离了就疼?”

    方郑氏说着“据儿子说,的确这样。”

    这可不仅仅是福气的事了,方文韶一怔,起身“我去看看,顺便考下惜儿的功课。”

    方郑氏并不是不明事理之人,只温言对丈夫说着“他脸肿,这几日一直没有温习,若落下了功课,你不要在朋友面前罚。”

    方文韶捋着短须“夫人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寻着去,找到了书房,发现儿子竟连数日前的功课都忘记了大半,顿时就拿起戒尺,狠狠地打了几下“我是怎么教导你?仗着有些才名,便行事孟浪,不思进取?”

    方惜眼泪汪汪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“说吧,这一事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放下戒尺,方文韶坐回椅上问。

    方惜睁大眼,朝父亲看去,一一说了,说的和方郑氏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方文韶若有所思,自己这儿子,虽读书有些天赋,顺利考中童生,但性格有些佻脱,上一次没有考中秀才,现在府试在即,若不下些猛药,鞭策一番,怕是自己的期望,就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这年纪,最容易走错路时,可不能任由下去。

    见父亲脸沉如水,方惜露出纠结,低声“爹,儿子知错了,以后定会好好读书,光耀门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且要看你以后表现,可不是承诺一句就成。”方文韶也没打算让儿子一下子就改变了过来,对他来说,结识人脉更重要些。

    郑应慈是自家亲戚,从小认识,的确很出色,而还有个人却才认识,当下捋着胡须“那个你新结识的苏子籍,是童生?”

    方惜想了下“是,听表弟说,他是新取中的童生,儿子虽不曾听说过他的才名,但想来,十五岁就中童生,才学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文韶虽看不惯儿子的散漫佻脱,对儿子的交友还算放心。

    “有道是,莫欺少年穷。虽是寒门子弟,但能考取童生,就已强过许多人,这样吧,我就去见见。”

    方文韶说着去厅里见客,苏子籍已换了衣服,正和余律、张胜闲谈。

    “苏贤侄,我与汝父同在桑梓,更是同年,一向亲近,还受过教诲,只是不曾见过你,今日一见,果是少年英才,一看就知是读书种子。”方文韶不仅与余律这外甥说话,与张胜寒暄,面对苏子籍亦态度颇好。

    “你又和小儿同中本县童生,以后还得多多来往才是。”

    苏子籍连忙说“学生侥幸,实是有愧。”

    方文韶又说“听汝父去世,乡野封闭,竟然未闻,未能奔吊,实是有愧,谨具帛金十五两,贤侄权且收着,以后我还得亲自拜悼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有人捧着一个木盘进来,里面摆放着三个银元宝,一个五两左右。

    十五两纹银,对苏子籍这样的寒门学子来说,绝对算得上一笔大款,实在让人惊讶,但这在白事的现场收了,还有道理,现在收却不符合礼数。

    苏子籍再三推辞,只说着“伯父若是吊悼,小侄必是恭迎十里,现在这钱却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苏子籍诚恳“不过,我的确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哦?苏贤侄请说就是。”方文韶有点好奇苏子籍想要什么了,不仅是方文韶,郑夫人连同别人,也都等着苏子籍后面的话。这是十五两白银,作寒门学子,居然就拒绝,这可实在是令人感到不解,苏子籍推掉这赠金,请求什么了?

    就听到苏子籍说“我与方兄一见如故,闻伯父文章老道,字字珠玑,小侄想请方兄念颂,得以终身受用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都是怔怔,虽说举人的心得,对读书人,尤其想要考秀才的人来说,的确有些价值,但大魏世祖改制,立了科举和雕刻印刷,到现在数百年中,已成为最主要的当官途径,县试、府试、省试、会试、殿试,几乎均以时文来决定去取。

    为了科举,出版商收集举人以上,特别是进士翰林的文章出版,时文阅读活动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得到了空前普及,要读这些时文,费钱一两就可购买三本。

    方文韶再自信,也不觉得自己文章,能和这种出版的翰林文相比。

    而且看苏子籍的衣着,就知道未必家境贫寒,但也并不富裕,推辞银子,只想听读自己文章,这是清高,还是一种权谋?

    方文韶干咳了一声,对自己书童说“这事容易,墨书,去将我书架小木箱搬来,惜儿,你就给苏贤侄读读。”

    其实虽才第一次见面,苏子籍给的印象还是不错,如果是清高的话,虽有点幼稚,但很符合少年心性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权谋,只是为了奉承自己,这就有点吓人了。

    因才十五岁,灵机一动,就有这种心思,可所谓胸有山川之险,哪怕真的是贵人,也不能结交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哪怕一时得利,终有大祸,自己儿子虽佻脱却心胸迂阔,到时就是替死鬼,绝不能让他留在儿子身侧。

    当然,方文韶无意得罪可能的贵人,不会去打压,反会花些钱用些人脉,将苏子籍送去府学就读,这样不但分离了,还能落份人情,日后好见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就使唤书童去拿,方家并不搞红袖添香,无论是方文韶,还是方惜,伺候都是书童,这方面方文韶还是以身作则,奈何这个儿子天性这样,家里没有红袖,就去外面花痴,就算是订了未婚妻也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得了个教训,要是因此收敛,在方文韶看来,倒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“老爷,箱子抬过来了。”片刻,被支使去书房抬箱子过来的墨书回来了,搬着个不算大木箱子,轻轻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方文韶示意苏子籍过来,不止是苏子籍,别人也纷纷靠拢过来。

    尤其方惜,在看到自己的爹打开箱子,忍不住往里看“爹,这些都是您的手稿?”

    里面有着十几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文韶看他一眼“这是我这十多年的读书心得与诗文,你已看过大半,剩下两本,你这几日也要熟读,不可偷懒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儿子,他怎么可能写下这些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