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赝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章 升级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看着这十几本薄薄的册子,每本不过千字,方文韶面露怀念之色,抚摩了下。

    平时的文集就罢了,心得记录,对举人来说,写起来也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这几年,一心想要考取进士,忽略对儿子的教育,方文韶就觉得,自己想往上考的念头虽不必舍弃,但到了这年纪,培养儿子也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苏子籍只是一看,就知道这些书卷的确有用,艳羡不已,说真的,进士翰林文的水平,肯定在这些之上,但印刷本,紫檀木钿根本不认,只认这些手著本,实在令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并且这些手著本,还必须要经过方家人来朗读,自己方能获得收益,要不何必麻烦?

    才想着,方惜已是翻开一本,朗读起来。

    作方文韶的儿子,方惜自然是有继承权,这继承权不仅是继承家产,还包括继承手稿,并且朗读,还获得了方文韶的批准。

    “国家初定,草莽者尚存,湖北襄阳尤甚,多有流寇余孽盘踞山谷,时而出掠,日夜六七惊,民苦甚也”

    果然,方惜才朗读了一句,苏子籍就收到了熟悉的信号“方惜向你传授方家策论心得,是否学习?”

    苏子籍就是心中一喜,应着“是!”

    眼前黑了一瞬,一堆信息进来,视野冒出了淡青色提示“方家策论心得已习得,合并到四书五经中。”

    “经验+7、+5、+6……”

    每一句朗读,都有提示不断在眼前飘过,随着提示,知识涌入,铭刻在苏子籍心中,并且以新的方式进行组合。

    对于策论,苏子籍自然早就学过,且还认真研究过,经过这一番组合,脑袋瞬间清醒了几分,颇有一种传说中“开窍”感觉,不由暗想“举人的科举经验,果见效快,立刻就能感觉到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还需要凝神苦思才能做出文章,现在有一种可以不假思索挥毫的感觉,生涩处也通了,若将这几本都读了,想必府试取中的机会会大大增加。”

    当一本读完,苏子籍看了下,就发觉是“四书五经5级(8375000)”,一口气提升了800点经验,这实在要得,苏子籍恭敬的站起身,对着方文韶和方惜深深一揖“谢伯父,谢方兄,还请方兄继续朗读。”

    方惜无可无不可的又拿起一册“传闻庄惠临流处,寂寞濠梁过雨余,梦久已忘身是蝶,水清安识我非鱼。”

    “方惜向你传授方家诗词心得,是否学习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诗词更薄,才二十余首,但读完,苏子籍连连点首,看了一眼,见是“古典诗词3级(2513000)”,顿时说着“大有所得,大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古典诗词,讲究平仄相对,“平”对“仄”或“仄”对“平”,押韵严格,并且在这种严格束缚中,寥寥数字,却四两拨千斤,字字千锤百炼,勾出恢宏或清雅之卷,发出或激荡或幽咽之乐,其内涵的美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涉及构思、造境、布局三层。

    单是这二十余首诗,就当场让苏子籍升入初通诗词的级别了,这里真是经验仓库啊,苏子籍就和老鼠入了米库一样,喜不自胜,当下又起身深深一揖“还请方兄再读。”

    虽转春了,天气还是有点冷,春风裹着似霾似雾的细雨霰雪,方郑氏忙了一阵,见菜都准备齐了,虽不算奢侈,倒也香气四溢,又见时间不早了,就到了厅处,还能听见朗读声,只是有点哑了。

    凑近了看,发觉张胜昏昏欲睡,打着哈欠,而余律听的认真,自己儿子方惜还读着,声音有点嘶哑,不由心疼,就要说话,却见着方文韶脸色有点凝重,摆了摆手“轻点说话。”

    方郑氏抿了一把鬓角,说“春寒,天也不早了,用晚饭吧,读书也不必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这本读了就读完了。”方文韶若有所思,这时恰读完,当下让方惜喝茶,自己摸了摸胡须,说“既读到了经意的心得,不如诸位就以方才读到最后一句为题,写一篇经论?”

    这话倒让苏子籍很心动,他深深吸了口气,整理下大脑,看了一眼紫檀木钿,见得“四书五经6级(51376000)”,心中惊喜。

    十几篇读完,虽有的有重叠处,但一口气冲到了6级,还有几百就可抵达七级。

    而七级的水平,不知道去府试,行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能得到有丰富科举经验的举人一对一指点,这可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县学,教导的虽也有举人,多半是已考取举人十年以上早就放弃了继续往上考的老举人,论起学问来,虽也都扎实,未必如方文韶这样老道。

    方文韶可一直都在读书,试着考取进士,虽几次都落第,更年轻更有经验一些,这可是经验宝库,苏子籍当即说着“那我就献丑,请伯父您指点一二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志气。”这样态度,让方文韶点了点首,而余律见状,摇头而笑,拉着张胜一起取了纸笔,写起文章。

    方惜也有些技痒,也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这经论讲究知识积累,以及阅历,哪怕方惜这样有着家学积累的学子,若阅历不成,写出来的经论,也往往也只是中庸,没办法出彩。

    要知道,眼界阅历,可不是能靠自己凭空想出来,跟走万里路,见惯大场面的人没法比。

    也因此,天赋就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苏子籍刚刚因得了方文韶的知识与经验而快速进步,现在要写经意,真是毫不拖泥带水,提笔就来。

    几乎只用不到半个时辰,一篇经论就当场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文韶一直关注这几个后生,见苏子籍放下笔,立刻过去,低头去看。

    “方伯父,请您指点。”因不是科举考场,无需在意细节,苏子籍写完,就将文章双手递给方文韶。

    方文韶接过来,先一目十行看了一段,但没有看几行,就抬起眼看了苏子籍一眼,又重新将目光落在破题处,一字一句看了下去,并且还低声念着。

    “道之不明久矣,士欲言中庸之言行亦难奚哉,古之所谓中唐者,尽万物睹理而不过,循循焉为众人之行,可也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